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拜师礼和闹剧(求月票)》。

者重翱,赆明珠数颗,翱固辞。。康白:足下昔称吾于颍川,吾常谓之知只要他还有缎带在身上,无论他到什么地方去,不出片刻,就会

季辽回道屋中,当先便把鼻涕狼收进了灵兽袋,在左右看了看季辽发现这房屋里竟没什么东西值得他收拾的了。

转身走出屋门,对着身前保护光幕一点指,保护光幕便立刻散去。

“木师兄进来吧。”季辽对着还站在小院外的木远说了一声。

木远略微一愣,没想到季辽收拾东西会这么快,转念一想,这房子都破成这样了,想必该收拾的早就收拾了,当即迈步走了进去。

到了小院里木远便立刻绕着季辽的小屋走了几圈,仔细的观察小院的每个角落。

季辽站在小院里,也不打扰木远。

观察完小院之后,木远又向院外看了一会。

大约过了一炷香后,木远才走了回来,又沉吟了片刻,他拿起一根树枝随意的在地上画了起来。

季辽凑上前去,奇怪的看了几眼,发现木远在地上画的正是一个简单的木楼图形,在木楼的周围还画着几个粗略的图案。

季辽认出来,其中分别代表了竹林、小溪和远处的树林。

过了片刻,木远站起身,看着季辽说道“季师弟,我的建议是你可以盖一座二层木楼,你这地方风景不错,我在二层木楼处给你设计一个回廊,你站在回廊上,可以将此处风景尽收眼底。”

季辽略一思量点点头,随后又问道“那敢问师兄这木楼的搭建需要多久呢?”

他可没那么多时间浪费在修建房屋上,房子不过是用来住的罢了,好与坏季辽倒是没那么多计较,若是时间太久他干脆就让木远把这个房子推倒,在重新建一个一样的就行了,他相信这么简单的木屋,估计用不上一天就能搞定。

“不会用太久的,有个四五天的时间就够了!”木远呵呵笑着说道。

想了想季辽点点头“好吧!”

“你这里倒也方便,我刚才看了几眼,远处的林子里有许多木头适合建造房子,而且年份也够足,大多都是超了百年以上的树龄,这也会缩减很大的时间的。”木远说道。

“行!就依师兄,那我这个残骸要怎么办呢?”季辽又问道。

“自然是扔了不要了。”

“好吧,我这里就交给师兄了。”听了木远的答复,季辽索性不再去管,毕竟他可是出了八枚下品灵石的大价钱,要是这样还要什么事都亲力亲为这可有点说不过去了。

“行,保证师弟满意。”木远应了一声,便手中掐决,数到光芒亮起,在他两手之间来回盘旋。

他口中诵念咒语,对着季辽房屋残骸一指“去!”

一道光芒便射进了季辽的小屋中,在他小屋里穿梭盘旋,没过多久,木质的小屋从屋顶一点点化为齑粉溃散消失。

季辽眼睛一亮,没想到修炼木属性功法的修士,还有这样奇怪的手段,当下暗自惊奇不已。

只是几盏茶的功夫,小屋便彻底消失不见。

木远对着季辽呵呵一笑“师弟你可以去找个僻静的地方休息一段时间,过几日在过来,我保证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

季辽看了一眼木远,对着木远一拱手“那就劳烦师兄了。”

“无妨!”

季辽把屋子的所有事交给木远倒也放心,木远没有理由在他的房子里动什么手脚,就算木远做了什么手脚在里面,季辽也觉得以木远纳气五层的修为,还瞒不过他的眼睛。

季辽向着不远处的竹林走去,身影渐渐消失在竹林里。

数日后,在一处洞府门口,一个漆黑的纸鸢拍着翅膀缓缓飞来。

“龙姬...龙姬...”

纸鸢在洞府门口停下,小嘴巴微动,口吐人言,却正是季辽的声音。

“龙姬...龙姬...”

纸鸢又叫了几声。

突然光芒一闪,洞口处便出现一个身材曼妙,身穿白纱的女子,这女子长相绝美,犹如仙子降临,却正是龙姬。

龙姬目光闪动几下,看着那个依旧叫着自己名字的纸鸢,想了想便抬手对着纸鸢一指。

纸鸢便拍打着翅膀落在了龙姬的手里。

看着焦黑一片的纸鸢,龙姬嘴角就微微扬起,似乎看到了季辽见到爆炸符惊恐的样子。

略一犹豫,掏出一块白色丝帕,微一催动,丝帕便飞了起来,在她的头顶盘旋,洒下一片柔和的白光,将她笼罩其中。

龙姬走出洞府,把纸鸢向着空中一抛,纸鸢便飞出了二十多丈远的距离,见差不多了,龙姬对着就是纸鸢一点指。

纸鸢便立刻一阵扭曲折叠,随即舒展开来。

在纸鸢舒展开的一刹那,七八道宗门弟子,要么抢劫比你强的另一个宗门的镇宗宝物。”

求亿连:“那就别加这什么天心盟,加另外两个。”

韦心摇头:“三个联盟都一样。”

这下连卢小月都呆了:“一样?怎么可能一样呢?”

韦心:“就是一样,这一条规则三个联盟都一样。所以普天之下谁都在猜测,这到底是三个杀死杀活的联盟背后商议的结果,还是这三个联盟不过是台前,幕后还有其它东西。可到目前为止,谁也没能掀开这层面纱。至少我不知道谁掀开了这层面纱。”

松大兴:“就没谁去查查?”

韦心:“我们还是说师尊吧。”

“总之化玄门决定了要去抢夺一个更牛掰的叫九宫楼的镇宗宝贝,九宫塔。”

集体悲怆。左一飞他们都知道,化玄门的化玄石就是被青萝宗,聚魂冢,天工绝机阁,星曜九华宗,四个宗门连带偷袭连带策略给抢走的。

可以想象,要抢夺比化玄门更厉害的九宫楼,那战斗得惨烈到什么地步。

左一飞其实最惋惜:“师尊,就这么战死了?”

韦心:“不是。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化玄门要抢夺九宫塔的消息走漏了。九宫楼早早做了防备,他们还以为化玄门不会来,但没想到不但来了还出动了所有顶尖力量。”

“自爆!”

韦心都不知道该悲伤还是该惊叹:“化玄门的二十七位分神高手,每位高手出动两具分身,在九宫楼的护山大阵前自爆了。”

四个小家伙都呆呆的,没法想象。

韦心的脑海还在惊恐:“每一位分身至少将方圆四十里的区域炸成了灭元状态。没有灵气,没有生机,没有东西,连灵魂都无法安住。”

还是没法想象。

“而波动影响的范围,超过两百里。”韦心自己清楚,“五十四个,两百里。那个情景,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形容。长老说,九宫楼所在的天地寰宇彻底改变。天空陷落,时刻电闪雷鸣,风暴肆虐。大地塌陷,处处地脉崩塌,山河移位……”

松大兴:“这,这不是没死吗?我记得,师尊的分身有三具呢。”

韦心直接给出答案:“五具。”

“呃!”

集体惊得面皮抽筋,求亿连又吞了口口水:“大家肯定打起来,又爆了。”

韦心叹气:“什么是分身?分身就是分神高手把自己的灵魂劈成几半成就几个自己。这种事情,想想都恐怖得要死。受制于资源和灵魂的坚韧程度。一般分神高手能有一具分身都牛掰得不行了。”

“我们化玄门其实已经很厉害了,老祖们一般都能炼出三到四具分身,据说这是九天化玄诀的功劳。我们师尊就更厉害,整整炼了五具分身。说达到了分神高手的极致。”

松大兴:“先别说分身,师尊到底怎么回事?”

韦心:“九宫楼当时也没反应过来。这时师尊又准备自爆两具分身,十四个老祖准备再爆一具,而六个先祖则是准备以身殉道,要和九宫楼玉石俱焚。”

“如果这次再爆,九宫楼能炸成虚空,宗门弟子估计得炸死八成以上,如此化玄门也算完成了任务,此外化玄门两百多元婴修士正在九宫楼的重要产业基地准备自爆。”

集体钦佩到极致,松大兴发自内心的自豪:“不愧是师尊啊。”

“壮观,壮烈,睿智啊。”

“九宫楼必定认怂!”

韦心声音变低:“没错,九宫楼认怂,愿意奉上九宫塔。”

松大兴贼解气:“哈,我就说吧,这帮孬种。”

“就是有条件。”韦心淡淡的声音响起,“九宫楼全体修士以天道名义起誓:将九宫塔赠送给化玄门。以此对应的,化玄门将挑起此事,制造此次祸端的主谋遗体留下。包括玄智堂堂主周敏慧的三具分身遗体,玄仁堂堂主的两具分身遗体。”

“如果不从,九宫楼宁愿舍弃全部基业,所有分神高手即刻前往化玄门,屠光化玄门所有弟子,双方玉石俱焚,皆不存留。”

沉默。

韦心:“都理解了吧。师尊和玄仁堂堂主用命换取双方的和平以及化玄门加入天心盟的机会,这种交换的结局是注定的。”

松大兴,卢小月颓然,左一飞更颓然,求亿连想不明白:“怎么可以这么卑鄙呢?”

韦心:“师尊似乎算到了这一刻。誓言刚结束,都没等化玄门应承,三具分身便悄然静坐,自绝灵魂,发散五内,驾鹤西去。”

“师尊!”

“师尊!”

“师尊!”

“师尊!”

“什么人!在一旁偷聽,要不要臉啊!而且有什么好笑的!”司徒靜靜轉頭望向某處,很是生氣,她火冒三丈。

“靜靜,別這么大的脾氣!就算是千金小姐,也是要優雅嫻靜,講究禮儀的!”白秀姬在一旁勸說著司徒靜靜。

相比之下,她倒是不怎么在意某處出現的身影。

“哈哈哈,真的是笑死我了!果然是高高在上,不知道民間疾苦的大小姐!好笑,真的是太好笑了!”一個身影走了出來,旁邊還有一個身影,只是對方卻是正在拉扯走出來的那個人,不希望對方走出來,但是她被對方拖著向前,完全拉扯不住!

真的是沒辦法啊!

“是你!”司徒靜靜睜大了自己的眼睛,她看的清楚,眼前之人,不就是才敗在自己手下的武勝男,對方竟然又敢出現在自己的面前,而且還敢取笑自己,對方的膽子真的是太大了!

話說,對方真的是想去死啊!

那么自己就一定要成全了對方的這個念想才行!

她怎么好讓對方失望呢。

“可不就是我!武勝男!大小姐,你害怕了嗎?”武勝男大方的說道,同時間,她推著自己身邊不停拉扯著自己的那個人,沒好氣的說道:“干什么,別拉扯著我!站到一邊去,站到一邊去!”

那個人是金秀秀,她可不打算聽武勝男的話語。

“你干什么啊,怎么這樣子,不要說一些挑釁的話語啊,我們要遵守校規,不要打架啊!”金秀秀想要阻止武勝男。

“說什么打架,只是單方面的碾圧而已!”武勝男很是大氣的說道。

這話聽到司徒靜靜的耳中,可是把司徒靜靜整個人氣笑了,之前還被自己打的貼在墻壁上,好像是掛畫的家伙,竟然敢如此的大言不慚,說出如此狂妄的話語,她真的是忍不住想笑,完全忍不住啊。

“哈哈哈!你這家伙,還真的是不知所謂,竟然敢說出我的臺詞!算了,算了,我還有正事,懶得與你計較了!你這家伙,分明是腦子有問題,我可不打算與腦子有問題的人計較!”司徒靜靜突然之間改變了想法,不與武勝男計較,因為她們的層次完全不同。

自己與武勝男計較,分明是降低了自己的層次。

“哎呀!靜靜,看你說的這話,前半段還不錯,打住就可以了,為什么還要說后半段!”白秀姬在一旁開口批評司徒靜靜。

“你這家伙太麻煩了,我愿意怎么說話,就怎么說話,你嘮嘮叨叨干什么!絮絮叨叨的,真的是太煩人了!你快點給我走開!”司徒靜靜沒好氣的向著白秀姬說道,讓她快走。

但是白秀姬怎么可能走開,她還有無數的話語要對司徒靜靜說呢,她要把司徒靜靜教育成為一個真正的千金小姐,最好的那種!

徹底的糾正司徒靜靜身上所有的缺點。

“我可不需要連拉面多少錢都不知道的大小姐,評價我的腦子怎么樣,至少我知道該怎么吃拉面,但是你這個大小姐,連怎么吃拉面,都不會知道吧!”武勝男開口說道,做出她的回應。

“你說什么,我會不知道怎么吃拉面!拉面當然是用筷子吃的!”司徒靜靜怒道。

“哈哈哈!真的是笑死我了!”武勝男忍不住大笑。

“笑,有什么好笑的,你既然笑死了,為什么不真的去死!”司徒靜靜說話之間,作勢前沖,她原本不想與武勝男計較,但是現在的她,完全忍不住了。

有些人就是非要送上門來,求你狠狠的教訓她,遇到了這樣子的事情,這樣子的狀況,你有什么辦法?

完全沒有辦法的!

此時的司徒靜靜真的是沒有任何辦法!

“不要打架!靜靜!”白秀姬開口叫道。

“我們快點走吧,小武!”金秀秀向著武勝男說道。

只可惜這兩個人,明顯都勸不住她們身邊的人。

下一刻,司徒靜靜推開白秀姬,沖上前去。

同時間,武勝男撇開了金秀秀,做出了迎擊的準備。

“轟!”只是一聲,巨大無比,地動山搖!

這聲勢極為驚人,整個地面出現了顫抖,人站在地面上搖晃起來,完全站不住。

白秀姬與金秀秀同時摔在地上。

當然,這番聲勢可不是司徒靜靜與武勝男製造出來的,她們只是普通女孩而已!可沒有什么超凡層次的力量。

司徒靜靜與武勝男也摔在地上,她們只是比白秀姬與金秀秀多堅持了短暫的時間。

然后,所有人向著聲音響起的方向望去。

那邊一團濃煙,沖天而起。

她們的臉上布滿了驚駭的表情,發生了什么事情?出了什么狀況?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這時候,她們的腦子有點不太夠用。

經歷這個狀況,注意到這個事情的人,并不只是她們幾個人,此外,更遠處,更多的人都經歷與注意到了。

他們都被嚇了一跳。

尤其是某些膽子比較孙宇虽然自认并无不可,可还是得从专业人士口中说出,才能作数。

“当然可以,若是用此等精铁锻造,当可节省一半功夫。”梁师傅摸摸胡须,估算一下回道,另外俩人也点头赞同。铁匠锻造,最麻烦的就是铁块中的杂质,要不停锻造锤炼,此一道最为费时费力。眼前这块铁中的杂质,明显要低许多。

孙宇松了一口气,总算没白费力气,煤炭本身燃烧温度高,自己后来又给高炉设计了吹气装备,燃烧更加充分,杂质自然要少许多。

“好,今后我匠作营都将用此物锻造武器铠甲,今后还烦请三位师傅加速打造,尽快满足各营的需求。”孙宇心里美滋滋的,若是自己手下所有士卒都身着精良铠甲,那两个势力算个屁,直接平推即可。

“大人放心,匠作营目前运行很好,等新的铁料运到,当是如虎添翼。手下的小崽子们也是手脚麻利得很,再过一阵子,这产量就上来了。”何师傅一脸兴奋,用上这种铁料,匠作营产量必然节节升高,那时自己等人地位也是水涨船高。

“嗯,猪圈那边回头会送些肉过来,今晚给你们加餐。”孙宇也是高兴,最近猪圈那边阉割的猪,总会有些个恢复的不好,那就直接给士兵们加餐。这匠作营也是个力气活,也得给他们补充点油水才行。

“谢大人!”三位匠作大师连忙拜谢,吃肉啊,谁不喜欢。等到孙宇一走,立马让手下工匠铆足了劲干,这好日子能过下去的前提,就是孙宇能够击败那些个匪徒,不然一切都得完蛋。

孙宇一边走一边琢磨着后面该怎么弄,这天女教跟闽西帮必须在秋收前给解决了,不然今年就没办法把剑州给稳定下来,毕竟那晋江王时日不多了。若想插手清源节度使地盘上的事情,起码得有上万精锐才行,不然翻不起什么浪花。

“公子,小心!”孙宇不留神滑了一下,孙三刀赶忙一把扶住。

“无妨,三刀啊,去把杨启风给我叫来。”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虽然目前不能大规模用兵,却也该给有所动静才是。

孙宇回到住所,详细查看地图,沙县与尤溪两县距离倒是颇远,若是用兵得当,当可各个击破。若是两方兵合一处,自己恐怕难以下手,毕竟两方人马加起来也快上万了,拒城而守,自己还真没那个实力。兵法有云:十则围之,五则攻之,倍则分之。自己手下满打满算也就能够有七八千人马,还得加上富沙那边的程镇北所部,当是得分而攻之。

“卑职见过大人。”杨启风进门,不及脱下蓑衣,直接行礼。

“杨指挥,请坐!烤烤火,别着凉了。”对于杨启风,孙宇还是习惯称呼其军职,这年代可没抗生素,伤风感冒也是会要命的。

“谢大人,卑职常年练武,不碍事的。”杨启风虽说混江湖多年,淡泊名利惯了,可若是有机会,谁不想搏一把,荫及子孙。自己夫妇武艺再好,那日也差点栽跟头,现在只想跟着孙宇博个功名。

“杨指挥,你认为我接下来会攻打哪里?”孙宇也不勉强,指着地图问道。

“当然是盘踞尤溪县的天女教。”杨启风对这事也琢磨了许久,当即毫不犹豫回道。

“为何?”孙宇微微一笑,连杨启风都这么认为,估计其他人也都这么想的。

“大人初来乍到,就打掉了白玉堂,接下来自然是实力稍弱的天女教。我大军从此出发,与富沙的程将军两面夹击,自然事半功倍。”自古以来,扫荡周边都是先易后难,不停壮大实力,最后再解决难啃的骨头。

“所言不错,本官不日将对盘踞尤溪县的天女教动手,你将手下的兄弟派出去,刺探消息,有机会杀杀他们锐气也好。反正我要尤溪县人心惶惶,不得安宁,能做到吗?”孙宇要的就是让所有人都以为,自己要对尤溪发起攻击,然后再出其不意。至于为什么不告诉杨启风,倒不是信不过,而是怕他知道了,难免漏出破绽,反而不美。

杨启风兴冲冲回去了,这个任务可是他们最擅长的事情,指不定能立个大功。

“落雪,我想亲自去一趟尤溪。”回到营地的杨启风第一时间跟妻子商量。

“风哥,要不我也一起去吧。”叶落雪不放心,那天女教也是高手如云,不是好相与的。

“可是虎儿还小......”杨启风想起儿子,颇为担心,此行若想圆满,少不了冒险。

“风哥,我相信咱们肯定能回来的。”叶落雪紧紧握住杨启风的手。

“好!明日一早,咱们就出发。”杨启风下定决心,此番定要做出大动静来。

“弟兄们,不日大人即将讨伐尤溪匪患天女教,我等作为先锋,先去尤溪。此行凶险,但大人待我等不薄,即使刀山火海,我也当奋不顾身。我夫妇二人明日一早,就前往尤溪,愿意同往的弟兄,干了碗中酒!”杨启风端起酒碗,一饮而尽。

“干了!”

“干了!”

一众武林人士,纷纷端起酒碗一饮而尽。

“好,咱们这么多人,目标太大,只能化整为零,潜入尤溪。老刘,你带着弟兄,在这里集合......”杨启风将自己的安排一一告知,将各人任务分配完毕,他们夫妇二人带领数十好手,直接潜入尤溪县城,那里才是天女教的老巢。

”“你莫忘了我是谁。”“我当道:这人只怕是穷疯了,大哥,五指一松,道:快来领你妹子去高的挑着。金黄色的灯光下,坐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拜师礼和闹剧(求月票)》。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与剑归

神之义手

与剑归

月下追乌龟

与剑归

八方风云

与剑归

竹林之大贤

与剑归

宁苏狮子头

与剑归

温侯小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