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断裂道则》。

一看见小马,张聋子的面色就变了,就好象看见个活鬼一样,掉剑鞘拍打着长靴,沉闷地发出一声震人心弦的声响

胡惠茜虽然已经在红尘中几百年,经历了各个时代,但是还是对人界不是十分的了解,十分不理解我为什么插手尹墨甄的事情。

胡惠茜认为,人界的安危与我们有啥关系,她只想和我远走高飞,远离是非之地。

其实,往近了说,这里有林静楠,范天磊,医院的同事朋友,林氏房地产公司的同事,如果我悄悄走了,他们会不会危险。

远了说,尹墨甄后面不知道还有什么势力,有可能域外魔界,甚至有可能宇宙其他生物。

如果尹墨甄背后真的是这样庞大势力,对人界有所图谋,其后果不堪设想,我身为人界修士不可能不管。

胡惠茜虽然对这些并不了解,但是表示会坚决和我一起面对。

我正想和胡惠茜好好解释,忽然,窗外一个阴测测的声音传了进来:“两个自不量力的家伙,一个人界的小修士,一个刚有点道行的狐妖,也敢多管闲事。”

我急忙想将胡惠茜拉倒身后,可是胡惠茜的狐尾鞭已经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拿在手上,一道白光像窗户外面卷去,外面传过来噗的一声,不再有动静。

于此同时,一道白色的身影已经跃出窗子,胡惠茜在外面已经和人交上手了。

我不知道外面来了多少人,害怕胡惠茜有什么闪失,我紧跟着也急忙也跃出窗外。

现在已是午夜时分,天上阴云密布,看不到一点星光。平时明亮的路灯现在显得有些昏暗,竟然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诡异。

此时胡惠茜已经挥动狐尾鞭和两个黑衣人交上了手。令我惊奇的是,这两个黑衣人我见过,这不是商界大会上尹墨甄身边的那五个黑衣人其中的两个吗?

此时这两个人各挥动一个奇怪的兵器,正和胡惠茜都战在一处。

那件兵器,有个精钢的长柄,刻着奇怪的花纹,一端是五个锋利的钢爪,伸缩自如。

那两个人的修为也出奇的高,和胡惠茜打在一处,丝毫不落下风能。

但此时,我惊讶的发现,胡惠茜和那两个黑衣人都似乎没有用全力,我随即想明白了,这里是居民区,双方都不想弄出太大的动静。

我大吼一声,加入战团,我的境界突破后,除了那次和胡惠茜打一架外,还没有真正试过身手,手早已经痒痒了。

现在金光护体神功早已经今非昔比,仗着自己肉身强横,我挥拳向一个黑衣人打了过去。

那个黑衣人真全神贯注的和胡惠茜打斗,胡惠茜几百年的修为可不是来玩笑的,所以根本没有防备我会突然下手?

一个黑衣人被我突然上去的一拳,砰地一声,打个跟头,疼的呲牙咧嘴。

胡惠茜对手少了一个黑衣人,压力小了不少,所以趁着我把其中一个黑衣人打倒之际,另个黑衣人有点心慌时,没用几个回合,就看见白光一闪,狐尾鞭缠着这个黑衣人的脖子,将他甩出一丈多远,狠狠的摔在地上。

我对胡惠茜说道:“惠茜,快,速战速决。”

这时候,我和胡惠茜对面两个黑衣人也不在顾虑什么居民区了,垂足顿胸,对着天空大吼着。

只见一时间狂风大作,黑云滚滚,两个黑衣人的身体突然暴长,变得有一丈多高,抬脚狠狠的向我和胡惠茜踩了过来。

胡惠茜拉着我,飞快的闪开。轰的一声巨响,我和胡惠茜刚在站立的地方出现一个大坑。

胡惠茜拉着我跃上了半空中,那两个黑衣人也跟了上来。就这样,我和胡惠茜和那两个黑衣人从平地打到了半空中,现在双方已经是以命相拼,都使出全力。

胡惠茜祭出了遮天帕,只见遮天帕化作几丈方圆,像那两个黑衣人迎头罩了下去。

只见这两个黑衣人念着奇怪的咒语,一只手拿着兵器,各伸出另一只手,指向空中的遮天帕。

胡惠茜的遮天帕威力我是见过的,当初可以轻易收走我的翻天印宝贝,我翻天印奈何不了的白毛女僵尸也能轻易杀死,可是现在,令我感到瞠目结舌的是,遮天帕在空中打着转也落不来。

尽管胡惠茜连续用法力催了好几次,遮天帕带起的旋风,刮得地面上飞沙走石,甚至有的树木都连根拔起,可是遮天帕就是落不下去。

其实,这两个黑衣人指向空中的手,也不是手,粗大的手臂上长满了巴掌大的鳞片,所谓的手哪里还是人手,分明是锋利的爪子。

在半空中,我也看清了此时变身以后的黑衣人的面目,根本没有一点人的样子,巨大的嘴,锋利如刀的牙齿,蓝色分叉的舌头,不停的吞吐着,通红通红的眼睛,脸上也长满了鳞片。

我明白了,这两个家伙的真身好像是哪里来的巨蜥,难怪有如此的力量。

虽然这两个巨大的黑衣怪物,顶住了遮天帕,我发现,他们现在也是用了全力,根本抽不出来精力对付我。

我看到机会来了,即然我插手干预尹墨甄的事情,已经彻底暴露在他们面前了,所以也不用藏着掖着了,这次绝对不能让尹墨甄手下这这两个家伙跑回去,我暗暗的想到。

我想起我的掌心雷法术,对妖物很有作用,前段日子在给医院老院长王霄和吴博超治病时,从他们身体里驱除的怪物,应该就是这两个黑衣怪物的同类,只不过道行相当低微而已。

想到这里,我在掌心汇聚能量,一道胳膊粗细的电弧,闪着耀眼的紫色光芒,直奔那两个黑衣怪物。

我分明看到那两个黑衣人脸上露出几分恐慌。伴随着噼啪的声音,这道电弧落在其中一个黑衣人的身上。

只听得噼啪一阵响,只见这个比我高出一倍多的黑衣怪物脸上露出痛苦的神色,但是并没有倒下,血红的眼睛看着我,像是要喷出火来,看起来更加凶恶了。

我有点不知所措了,我的掌心雷的法术,虽然对黑衣怪物有一定威力,但是并没有给这个家伙致命一击。

现在胡惠茜使用遮天帕是非常耗费法力的,特别是在这种僵持不下的时候。

黑衣怪物在抵抗遮天帕的情况下,硬扛住我掌心雷法术的全力一击,说明这两个家伙的耐力很可能也要超过胡惠茜。

毕竟胡惠茜是北极银狐修炼而来,法术以灵活和速度擅长,而巨蜥化形的黑衣怪物本身就是以力量和耐力见长,如果相持时间长了胡惠茜肯定会吃亏的。

现在,好在这两个黑衣怪物正在全力对抗遮天帕,要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我的掌心雷法术虽然威力不俗,但是攻击距离太短,我的掌心雷一击不能对他们致命,马上就会陷入近距离搏斗。

虽然我的肉身强横无比,但跟这两个巨蜥化身的黑衣怪物,那浑身坚硬如钢铁的鳞片,恐怕还差上不止一个层次。

我的掌心雷对这两个黑衣怪物无法造成致命的伤害,时间长了担心胡惠茜法力消耗太多而不支,所以心里焦急万分。

胡惠茜转头对我说道:“皓天哥,你快走吧,不要管我。”

靠,说什么呢,我前世为了仕途抛弃了胡惠茜,已经是我最大的遗憾,今生,在此时危机关头,胡惠茜为我正和这两个黑衣怪物以死相拼,我如果逃跑,那我成了什么了。

我说道:“惠茜,你忘了,你我说过,有事情要一起面对的。”

那两个黑衣怪物狞笑着说道:“你们两个谁都走不了,敢坏我们主人的大事,我们要活活吃了你们。”

我急了,挥着两只王八拳,使出从吃奶的劲儿,对这两个黑衣怪物就是一顿狠锤。

但是我感觉,平时不费吹灰之力就能打碎一块巨石的拳头,现在就像打在一块铁板上,除了感觉我的手生疼,这波攻击我没有取得半点效果。

就在我一筹莫展的时候,忽然,我想起五雷术,这个古老的法术晓丹是教过我的。

要想施展这个法术,就需要调动周围很多自然能量,法术威力很大,攻击距离也远。

晓丹说过,施术者身修为境界越高,他能调动的自然能量就越大,五雷术的威力越大,攻击范围越大。

如果到天师境界,甚至可以调动宇宙的力量。

<

孙然见导演这般表情,便面带微笑将昨天艺考的情景绘声绘色的讲了一遍。她声音动听,情感饱满,一番描述仿佛将任平生当时的画面搬到眼前。丁建业听得津津有味,忍不住呵呵笑道:“照你这样讲,这任平生简直就是完美无缺。不仅相貌气质顶尖,单说这艺考成绩,台词功底扎实、演技唱功精湛、甚至连武功都高得没边儿了。哎,我说小然,你不是看上人家了吧?”

孙然平时极少听到导演开她玩笑,猝不及防下双颊泛起一丝红晕,连忙解释道:“没...没有。”

丁建业也觉得丫头今天蛮有意思的,忍不住想逗逗她,“没有?没有你脸红什么?”

孙然脸色更是潮红,她倒是不敢给导演白眼,只得微窘的别过头,心里怦怦乱跳。

丁建业见她这般模样,暗道或许真的有戏,他倒是没再调侃,琢磨了一番道:“哎,小然,说真的,你觉得任平生饰演杨瑞这个角色怎么样?”

孙然先是一怔,见导演不像是在开玩笑,认真的想了想说:“杨瑞这个角色,不仅长得英俊,还极有优越感,平日里就是那副懒散的样子,还有些花心。直到遇见安心后,他才开始转变,意识到自己原来也可以爱一个人。我个人觉得任平生没有任何问题,他的演技很棒,尤其是那懒散的笑。我敢向导演保证,您绝对没见过这样的笑容。

只是......毕竟张导已经在会上宣布邀请他演《天下》的男主角,档期方面恐怕不合适。”

丁建业暗暗蹙眉,忍不住抱怨道:“我他妈怕是和姓薛的犯冲,杨威本来就是我们公司的最佳新人,《碧玉观音》的男主角也定的是他,结果风华娱乐一声不响的将人挖走。

现在好不容易又碰上一个,又被他们的《天下》抢先,还真是流年不利!”

孙然诧异道:“导演你是说《天下》也是风华娱乐的电影?张导不是‘新梦想’的吗?”

丁建业摇摇头,“电影制作哪能是一家公司解决的?投资、制作、发行、宣传,哪一项都要资金、资源、人脉的支撑。目前风华娱乐是华国最大的影视娱乐公司,要钱有钱,要资源有资源。

张师道这部片子不仅投资庞大,而且想要冲击国际大奖,不与风华娱乐合作反而奇怪了。我其实早就得到了消息,知道《天下》的最大资方就是风华娱乐。只是,刚刚你将任平生说得这般优秀,我心里对他产生了期待,下意识就忽略了这个信息。”

孙然见导演有些闷闷不乐,知道对方还在为杨威的跳槽动气。她也没了说话的兴致,将头转向窗外,默默的想着心事。

汽车飞一般行走在路上,半个小时过后,车速渐缓,开进了楚家庄园。

楚家庄园是一小片别墅群,各个独栋精巧,设施齐全,散落在苍翠树木的掩映中。置身其中,仿佛远离所有尘世喧嚣,宁静悠远的感受,令人神往。

孙然隔着车窗,见周围环境如此优美,也忍不住心中羡慕,暗忖何时自己能住上这样好的房子。楚家的私人会所,在别墅群的西面。车辆开进来,旁边就有“服务生”开着机车,缓慢引领着到指定停车位。他们的车子刚开到停车地点,就见后面紧跟来六辆豪华轿车。

丁建业看了看,不由暗暗皱眉,隐隐猜到了是哪伙人。

果不其然,随着首辆车里的王菁华走出,后面跟着一片的俊男靓女。

丁建业没想到在门口就遇到了风华娱乐的人,暗道冤家路窄,领着孙然也下了汽车。

孙然好奇的看过去,就见到了许多家喻户晓的偶像明星。不仅有潘鑫雪、韩凝雪这两位“双雪公主”,还有风华近年力捧的一哥郑晓宇。其他诸如任兵、左沐夏等二线明星,多达十几个,真可谓群星璀璨。当然,自己家跳槽过去的杨威,也在这些人中间,正跟在郑晓宇身边不知说些什么?

王菁华见是丁建业导演,笑着过来打招呼,“不想在这里遇到丁导,还真是巧了。”

丁建业远远瞥了一眼躲在后面的杨威,冷哼道:“是挺巧的,我们华润可比不上你们风华家大业大,参加个活动还搞这么大动静。王总你瞧,就我们俩,是不是看着都觉得寒碜?”

王菁华也知道对方是因为公司挖走了杨威,心情不好,在刻意挤兑。她脸上笑容不变,“哪里会寒碜?丁导是圈子里数得上号的大导演,《西游记》、《一场风花雪月》、《看雾看雨》,哪一部电视剧不是收视率大爆?

旁边这位小姑娘,虽然看着面生,但美得端庄俏丽,看上去英气逼人,任谁都不会将她小瞧。想必她就是丁导要拍摄的新片《碧玉观音》中的女主角孙然吧!”

有道是“伸手不打笑脸人”,王菁华说话大方得体,给足了两人颜面,丁建业自然不好再发作。他脸色渐缓,点点头,“王总果然慧眼如炬,这丫头正是孙然。孙然还不快跟王总打招呼,她可是娱乐圈里的常青树,若能被她帮衬一把,保管你受用不尽。”

孙然款款走上前来,先对着王菁华鞠了一躬,然后落落大方的笑着说:“一直听闻华姐的厉害,今日得见,却是‘见面更胜闻名。’自信、成熟、包容、优雅,在您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不愧是华国第一的金牌经纪人!”

“切,马屁精!”

“骚狐狸!”

“故作姿态!”

同性相斥,风华娱乐的那些女明星们见孙然形象气质这般突出,妒忌心大起,忍不住暗暗嘲讽。

郑晓宇嘴角不觉露出坏坏的笑,饶有兴趣对杨威说:“哎,这孙然看上去不错呀,长相甜美不说,年纪轻轻就能在华姐跟前侃侃而谈,不简单呐!她有男朋友没有?”

杨威看到郑晓宇那张邪魅的笑脸,就浑身不舒服,真想一拳将它打碎。只是自己毕竟刚刚加入风华娱乐,还有许多地方要仰仗着对方。他摇摇头,“人家才19岁,一门心思在拍戏上。你看她外表像水一样柔美,实则骨子里要强的很,一般男人她真就看不上眼。”

轰隆!

  昏暗无光的夜空被乌云笼罩,隐隐能够听到云层中传来低沉的闷雷声。

  突然,一道迅疾如风的电光闪过,坐在栈桥上还未离去的二人缓缓起身,一位是身披蓑笠腰杆挺拔的老者,一位是油光满面的憨厚青年,正用手背擦着油腻的嘴角。

  老者双手背后,面朝大海,左手握住右手腕,五指时而握拳,时而张开,站在栈桥上久久不愿离去。

  憨厚青年自幼跟随老者,深知这个动作代表了什么,他站在老者身后,低声提醒道:“师父,咱们该走了。”

  老者停下手中动作,没有回头,依旧望着大海,背对着他过了好一会儿,才哀愁道:“小福啊,要变天了。”

  滴答!滴答!

  老者话音刚落,一滴雨珠就已砸在他头顶的蓑笠上,海面上溅起阵阵涟漪,豆粒般大小的雨珠倾盆而下,电光与雷声愈发频繁。

  憨厚青年刚要回答,旋即闭口不言,缓缓扭过头去,也就在他扭头的瞬间,一道庞大的黑影站在二人身后,其身躯更是笼罩整座栈桥,一直覆盖大半个海面。

  透过闪电那一瞬的光芒,可以清晰看到海面上的倒影,一个头长双角,双手各持一柄百丈长剑的怪物。

  吴争镇外山脚下的草屋内

  “呃啊。。。。。。呃。。。。。。”梓阳蜷缩在木床一侧,额头上满是汗珠,他左手紧紧抓着那只兽掌,浑身颤抖不已。

  兽掌中的刺痛感席卷全身,雪白毛发犹如万千针刺,直直竖起,深深扎入自己的血肉中。

  只见那包裹兽掌的雪白毛发,正急速收缩,锐利的弯钩兽爪,如蜕皮青蛇被白嫩的手指挤下,跌落在木床上。

  梓阳背靠土墙坐在木板上,喘着粗气,缓缓抬起与人类无异的右手,翻来覆去仔细检查,脸庞满是不可思议之色。

  “我不是怪物了!我不是怪物了!”他站起身来,双手握拳举过头顶,高声呼喊。

  只不过,此时窗外天雷滚滚,电光闪烁,暴雨骤降,他的喊声瞬间被雷声及雨声盖过。

  “不对!不对!”梓阳脸色惊变,双手放在面前,不解道:“周围空气的流动为什么会如此清晰,这是怎么回事?我竟能感觉到四周气体的流动?”

  滋滋!

  梓阳看到右手掌心电光闪动,吓得哆嗦了一下,电光眨眼没入掌心内,没有一丝疼痛感,他等待了一会儿,低声自语道:“啊!这闪电没有伤害我?!”

  “蠢材!本神当初真是瞎了眼,怎么会选了你这么个蠢材。”一道颇具威严的声音,自房间内响起。

  梓阳听到声音后,环视四周,掌中电光涌动,小声道:“谁?是谁?刚才是谁在讲话?”

  “哟呵,胆子不小啊,刚得到本神赐予你的雷电之力,你就想用它来对付本神。”威严声中带着一丝戏谑。

  “你是说,这些游走在我右掌中的电光是你给我的?”梓阳悄声问道。

  “说你蠢,你的确不聪明。本神在你体内十年之久,本想着你能自行开启流域,哪曾想你的心思全然不在修炼上,本神也就只好帮你一把了。”

  梓阳微微皱眉,思索了一会儿,再次问道:“兽掌消失,你就出现了,你跟兽掌是什么关系?”

  “嗯?!你能说出这种话,说明你还没蠢到家,还可以勉强救一救。你先前右手兽掌就是本神的,这么讲你懂了吗?”

  梓阳后背紧贴土墙,双手不由得攥紧,胆怯道:“你是妖兽?!”

  在他的认知里,妖兽是一种强大凶猛,拥有超强生命力的生物,比起常见的动物要强上百倍不止。

  房间内银光一闪,一只雪白空幻,银白兽瞳,兽掌如海碗,兽爪似弯刀,周身夹杂着电光的猛虎站在木床前。

  “看你这样子,真没出息,这就害怕了?你该不会以为本神会将你这蠢材给一口吞掉吧?”雷虎口吐人言,不屑道。

  它在我的体内十年都不曾伤害我,如今更是给了我超乎常人的能力,想来它应该是有求于我,不然是不会这样的。

  在想明白这一点后,梓阳一改恐惧之色,大声道:“我不是蠢材,我的名字叫梓阳。”

  “我才不管你是紫阳还是蓝阳,我只想问你一句,你想不想成为这片大陆的主宰,让这片大陆的所有人都匍匐在你脚下?”雷虎跃上木床,银白色兽瞳紧紧盯着他。

  梓阳身躯后仰,靠在窗边,尽量与它保持一定距离,万一雷虎发怒,他也可以跳窗而逃,避免惨死在那锋利的兽爪下。

  “我没想过要当什么主宰。。。。。。”

  梓阳话还没说完,雷虎就已打断了他的话语,一双兽瞳透着寒芒,不悦道:“什么?!你在说什么?你头,伸出手刀在脖子处轻轻砍了两下:“五十年前,我就该死了。是您救了我,我才活了下来。若您不嫌弃我,只要一句话,我自己把头剁下来换给你,也算早点跟兄弟们到下面团圆了。您看怎么样?”

江臣看着农涛一脸认真的神色,只能无奈地叹了口气:“您还是坐稳了,别摔了。”

农涛很顺从地坐了回去,倚着椅背,看着头顶的天花板:“江老板,五十年前,我只顾着耍酒疯,让你杀我,是不是没告诉你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确实没有。”

“那我能讲讲嘛?有些事憋在心里,一过了些时日,容易发酵,度数高,稍不留神,就烧得人人肠穿肚烂。”

“但说无妨。”

“谢谢。”农涛坐着对着江臣鞠了一躬,“希望您也别嫌弃我没用。现在这个世界上,就剩下你一个人认识我了。我不和你说的话,也没有第二个人可以倾诉的。”

“愿闻其详。”

农涛扭动了下身体,换了个更舒服点的姿势,继续望着头顶的天花板:“五十年前,我醉倒在书店的半个月前,有一伙妖怪到了梧桐市附近。调查局想要将之一网打尽,怕有漏网之鱼,便寻思着先派个人去查听下消息。当时刚好三只秋风小队都各自出任务去了。而考虑到那些妖物的修为也不算高,所以这个事就落到了我们候补小队头上。”

“我们都挺高兴。憋了这么久,终于能有机会活动活动筋骨了。谁都想去当这个前锋。最后没办法,经过一番激烈的猜拳之后,我赢得了那个前去侦查的名额。可把我高兴坏了,带上调查局分配的妖气模拟器就出发了。那群妖物修为真的很低,见识也少,没见过妖气模拟器这种东西,没能分辨出我的真实身份,很自然地接受了我的投奔。”

“以无心对有心,事情当然很顺利。当天晚上,我就把它们都灌醉了,然后从他们口中得到了数目。跟我们猜测的一样,这是群没有后台的小角色,啥也没弄清楚,听说梧桐市这里没什么妖物出没,以为是块未开发的宝地,便跑过来想搞事。他们一共四个,梦想着拿下梧桐市,当梧桐市四大天王。这里有三个,剩下的那个回老家取兵器,还在路上,要过两天到。所以我便抽时间发出了信号,让其余五个兄弟在他们约定汇合的那天,给他们一锅端。兄弟们也回应了我,说是在家摩拳擦掌,等我的信号。”

“到了它们汇合那天,我及时发出了信号。因为贪功,怕打草惊蛇,把后赶来的那个吓跑了,我们虽然有能力先抓住那三个妖怪,却没有动手,而是想着等剩下那个到了再一起动手。然后……”农涛忽然给了自己一巴掌。

打完之后,他看着江臣,笑容都有些疯狂:“你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吗?”

江臣只安静看着,一动不动。

“说出来你都可能不敢相信。我弄错了一件事。一件很简单,但却很致命的事。”

农涛又给了自己另一边脸一巴掌。

“这群小妖来自西南的山下,他们的人话实在不咋样,口音又有些重。我听他们老吹嘘什么四大天王四大天王的,就以为他们真的是四个。但他么等剩下的妖怪到了一看,我才发现,这帮狗日的说的是十大天王。你说他们是不是有病?哪里来的狗屁十大天王。自古以来,人家传说的都是四大天王。这帮废物,连个人话都说不明白,居然还妄想到人类社会搞事,你说是不是有病?”

江臣依旧一动不动。

“根据我的情报,它们不过是四个。我们一共六个人,打它们当然绰绰有余,所以也没有叫支援。但他们一下多冒出了六个人,变成了打我们绰绰有余。我们自诩为狩猎的一方,却一下攻守互换,变成了被狩猎的一方。所以毫无悬念的,他们死在了我面前。”

“至于我为什么没死?因为我怂了,没敢站出来和他们一起并肩作战。而他们,居然任由我继续隐忍不动,到死也没有拆穿我。甚至,有个傻子,临死前还偷偷传音给我,要我一定忍耐住,要留有有用之身,把这情报及时传回去,免得造成更大的损失。而我呢?居然真的被他说服了。你说他们遇上我这样的朋友,是不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你说像我这么废物的人,是不是才是最该死的那个?”

这个事情的转折是如此滑稽,连大心脏如青橙,听到了也不免抬头看了农涛一眼。但看着他红着眼有些癫狂的样子,她没敢多看,又把头低了下去。

而江臣,仍然是那副面无表情的表情,甚至察觉不到呼吸的迹象,恍若一位公正至极也冷漠至极的神明。

农涛抄起空酒瓶瓶口,用瓶底尽情地捶打着自己的胸膛,同时一遍又一遍地咒骂着自己:“世界上怎么会有我这样的废物?怎么会?我怎么就能这么的废物?为什么?为什么我没有站出来?为什么我没有和他们一起死去?明明最该死的是我才对。就那么一个简简单单的任务,我居然能干砸了,还害死了他们五个人。死得应该是我啊……”

上官金虹若向他出手,就算能杀仇人?”薛大汉道:“本来不是”花满楼笑了,道:“别人都说都镇抚卜伯率军吏巡行南阳、高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断裂道则》。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逆天创世神传

火轻轻

逆天创世神传

无忧盟主

逆天创世神传

小已的笔

逆天创世神传

青木冬

逆天创世神传

da青蛙

逆天创世神传

龙升云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