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z小说首页> 历史小说> 明天下> 第七十六章梁大马棒

明天下

第七十六章梁大马棒

作者:孑与2      源网站:笔趣阁

更新时间:2020-10-29 16:19:57

			  第七十六章梁大马棒

  贤亮先生没有多留云昭参观燕京书院,皇帝来这里出现以下,表明燕京书院是一所皇家承认的书院就可以了,在这里待得时间长了,会让学生们起一些不该有的心思。

  “赵国秀说先生只有两年的寿命纯属胡说八道,她又不是阎王,凭什么断人生死?”

  云昭很想再安慰一下老先生,就特意多留了片刻。

  贤亮先生瞅了云昭一眼道:“生死没什么,主要是事情没做完不好,另外,你来告诉我,书院第一届学子王秀,跟宫玉茹这两个孽障的孩子到底是怎么回事?”

  云昭愣住了,王秀,宫玉茹是大明最有名的两个专攻妇产科的女官,没听说她们婚配的消息,怎么听先生说她们已经有了孩子。

  “估计是私生子。”

  贤亮先生咳嗽一声道:“如果仅仅是私生子老夫不会问,我只问你,她们是不是用了什么有悖人伦方法,独自成孕最终产下孩子?

  云昭,我告诉你,就算你如何移风易俗,人伦大道万万不可破坏。”

  云昭摊开手道:“不可能,女人不可能独自受孕。”

  贤亮先生点点头道:“老夫也是这么认为的,可是,王秀,宫玉茹这两人从未与男子亲近过,听说,她们对男子持摒弃态度。

  而玉山书院这些年做的学问老夫是越来越看不懂了,火车出来了,烧煤的车出来了,电报也出来了,我就担心你们会改变人伦大防。

  先警告你一下,王秀的孩子王哲已经七岁了,宫玉茹的孩子宫远也已经七岁了,她们希望能把孩子送来我这里就学。

  我问起孩子的父亲,她们居然说孩子没父亲,是她们自己生养的。

  云昭,我知道你的目光在天下,可是,有时候你也要回头看看自己身边,我以为王秀,宫玉茹是这个样子,可是,最近如此无父生子的女弟子至少有六个之多。

  你这个皇帝? 或者是玉山开山大弟子难道就不闻不问?”

  云昭听得眼珠子都要凸出来了,因为他忽然想起钱多多生云琸的时候? 钱多多跟他说的一番话。

  离开了燕京书院? 云昭匆匆回到了行宫,拽着钱多多就去了卧室。

  “你告诉我? 王秀,宫玉茹不会真的……”

  钱多多先是很迷茫,马上就哈哈大笑起来? 放肆的模样让云昭很想抽她。

  “人家没错啊? 花了钱,没有害人命? 更没有把孩子丢掉不管,人家把孩子当命一样的看护呢。”

  “孩子的父亲是谁?”

  “这个妾身可就不知道了,王秀,宫玉茹不说? 妾身也不能逼问啊? 咦? 夫君,您是怎么知道的?”

  “贤亮先生今天问我,是不是改变了人伦大道? 以至于女子可以不用与男子交合就能生子。”

  钱多多哈哈大笑道:“她们又不是树,放心,王秀,宫玉茹她们也不是胡来的人,她们所做的一且都是有备案的。”

  “备案?”

  “当然要备案,证明她们的孩子是亲生的孩子,否则,将来财产继承,以及各种荣耀继承都会出问题,很多事情只有嫡子嫡孙能做,别的孩子参与进来虽然也不是不成,总归没有嫡子嫡孙那么名正言顺而已。

  就像韩陵山的两个便宜孩子,再加上他亲生的袁野,将来在继承韩陵山财产,荣耀上就每份,只能是他跟云霞生的孩子才有资格。

  至于刘传礼张明亮这两个个混账跟那个异族女仆生的孩子,绝对没有任何可能。”

  云昭坐在椅子上叹口气道:“她们一定要这么做吗?”

  钱多多撇撇嘴道:“你四十斤糜子换来的孩子中间,只有张国柱的妹妹张国莹算是一个不错的,就她,也仅仅是容貌秀丽一些而已,谈不到美人儿。

  至于别的,您当初但凡多用点心,多加一些钱粮,换一些漂亮些的回来,就不会出现这些事情,赵国秀已经是国之重臣,那又如何?

  彭琪借用国秀的力量,担任了重要职位,然后,你再看看,该舍弃国秀的时候他可曾有半分的犹豫?

  彭琪不是不知道国秀的重要性,只是,他再也无法忍受国秀的那张脸罢了,更没有办法听别人讽刺他,是仗着男色娶了国秀,才有今日的成就。

  你看看,即便是您,不也是派监察部查了彭琪半年,确定他没有枉法,没有幸进,这才命他担任洛阳知府的吗。

  前三届的女学子确实聪慧,可是呢,她们也是人,韩秀芬把自己嫁给了大明,听起来好像很高大,可是呢,谁知道她心中的酸楚。

  嫁平民吧,就算把身姿降低,放弃骄傲,说不定会落个赵国秀的下场,不嫁吧,到底是人啊,难道只能孤老一生?

  就妾身看来,挺好的,没什么错,你情我愿的事情,夫君要是干涉了,才是大错。”

  云昭想了想,把冯英一并叫过来,说了事情的前因后果,决定把这件事交付给她跟钱多多去处理,他直接参与太尴尬了。

  “做好报备工作,要详细,要有权威性,牵涉个人阴私,除过你们不可为外人所知。”

  冯英,钱多多对于这个工作很感兴趣,准备马上写文书,发布到王秀跟宫玉茹的手上,命她们一定要把经手的人全部通知到,免得将来后悔。

  就因为被贤亮先生提醒过之后,云昭再看燕京府大兴县女县令梁英的时候目光就很奇怪,主要原因是梁英也不是一个长得很好看的女子。

  至于她汇报的民生,早有监察部上报过,云昭全看过了,所以,对于这个彪悍的女子,云昭一开口就问:“你成亲了没有,看你官碟上写的还是独身。”

  梁英抬头看看云昭,觉得云昭可能看不上她,也没有把她收归后宫的可能,如果有这个心思,早在她陪伴朱媺婥的时候就办完事了,就大咧咧的道:“启禀陛下,微臣至今还是云英之身,至于婚配,现在还不是时候。”

  云昭再次看了一遍官碟,发现这个女子只有二十四岁,就了解的点点头道:“也该抓紧了。”

  尚未婚配的二十四岁的女子,在大明绝对是凤毛麟角一般的存在,也只有在玉山书院,才显得普通一些。

  不过,整个大兴县被这个小女子治理的不错,至少,在燕京所属二十四个州县来看,属于一等,尤其是在全民教育上,更是走在了最前边。

  即便如此,云昭还是对她报上来的孩童入学率超过九成三,依旧很怀疑。

  “你是怎么做到入学率这么高的?”

  梁英拱手道:“大棒加蜜糖。”

  云昭点点头道:“看来你很有办法啊,难道就没有软硬不吃的混账?”

  梁英摇头道:“一顿棒子下去不成,就两顿棒子,吃三顿棒子的人基本上没有。”

  “你真的用棒子打人了?”

  梁英身边的县丞张佐苦笑着道:“启禀陛下,我们县令人们号称——马棒县令。”

  云昭见梁英无动于衷,似乎对这个外号并不排斥,就笑着问张佐:“你又有什么外号?”

  张佐苦着脸道:“马屁县丞啊,百姓们都说我只会拍梁县令马屁,不敢为民做主。”

  云昭道:“马屁县丞,这可不成啊。”

  梁英拱手道:“启禀陛下,请容微臣放肆,且给微臣两年时间,必定让大兴百姓心悦诚服。”

  云昭笑了,指指梁英道:“靠你的马棒吗?”

  梁英叹口气道:“微臣不是不知道用别的方法来引导百姓做事,微臣在燕京城内担任里长的时候,感觉把这一生要说的话都说完了。

  我们的时间很紧,任务繁重,加上京城百姓冥顽不灵,官员说出来的任何承诺,他们都当我在放屁,用棒子抽了一顿之后,天下就太平了,百姓们也就很容易沟通。

  该把娃子送进学堂的送进学堂,该送去扫盲就去扫盲,女娃子进学堂更是困难重重,还有给八九岁孩子缠足的,对于这些人,不打一顿棒子,微臣心里都过意不去。

  法令严苛,百姓们才会听话,然后才给他们蜜糖吃。

  就这,为了女子放脚一事,大兴县吊死了三个妇人,一个是不愿意自己放足,吊死了,一个是因为不准给孩子缠足,自己吊死了,最后一个因为官府不准给孩子缠足,她们把孩子吊死了。

  微臣事后看着吊死的妇人尸体,心中的怒火差点把微臣自己烧死,也就从那个事后动用了马棒,殴打了一百七十七人,邀请慎刑司审判了拒不执行放足令的八十七人,处决逼迫她人上吊的两人。

  从那以后,微臣的马棒县令的名声就传出去了。

  陛下,不仅仅如此,那些人还说什么皇权不下乡,还把我们派遣得里长驱逐回来,说什么自古乡下就该是乡绅管理,不用皇朝插手。

  他们不是不知道我朝要求皇令下达到国相府,国相令下达到府,府令下达到县,县衙指令下达到里,里长统御每一个人。

  乡绅们起哄也就罢了,那些明明被乡绅欺压的喘不过来气的百姓们,居然也不同意,真是混账至极。

  现如今,已然僵持了半年,微臣估计,过了这个冬天之后,这些人如果还冥顽不灵,微臣说不得还会落一个”破家县令”的称谓。”
指南

上下翻页

我知道了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