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z小说首页> 其他小说> 女神求你快逃> 第六百五十三章 一死一伤

女神求你快逃

第六百五十三章 一死一伤

作者:唇红      源网站:笔趣阁

更新时间:2020-09-16 15:44:30

			  “不屈的心?”司正闻言,有些疑惑。

  他刚一回头,霞仙子近身,将青葱玉指贴在了他的眉心。

  刹那,司正便感到一大股信息如同潮水一般涌入了脑海。

  司正闭目咀嚼了一番。

  半晌之后,他恍然大悟。

  “多谢。”司正对着霞仙子正诚一拜。

  “司正,你要去干什么?”霞仙子用力地抓住司正的手。

  “斩奸邪,挽人间。”司正强硬地说道。

  “若是一去不回?”霞仙予以浅笑。

  “那便一去不回。”司正报以释然。

  司正说完,挣脱了霞仙子的手,毅然转身,执剑而起,对着端坐于人偶尸山之上的罗天女攻了上去。

  霞仙子看着司正那朝着死亡而去的坚毅背影,嘴角浮起了一丝微笑。

  这一趟没有白来,她苦苦找寻了三千多年的那一个人,终究还是找到了。

  司正去的决然,正如同一把已经出鞘的利剑,一往无前。

  霞仙子觉得自己也该出手了。

  ......

  天上远处。

  鸠浅与端飞愈战愈酣,肌肉中战栗的快感使得鸠浅再一次记起了沉沦战斗的那种厮杀的快乐。

  “来啊,你已臻换命又如何?杀了我的人,我就要你死。”鸠浅大吼一声,不再考虑留余力,对着端飞猛攻而去。

  端飞眉头皱到了极点,快速地避退。

  鸠浅此时已经对身后的一切都不再在乎,眼中只有这个手持破裂长枪的鹤发童颜之人。

  两人交手已经趋近一万招,两人每一招施展而出都将墨海大地脆弱的空间劈砍得震荡不定,好似会在某一瞬间崩塌。

  端飞知道自己的处境已经不太妙,这个年轻人比他想象中的优势要大,于是一避再避。

  忽然,一计交手之后,鸠浅御使雷嚣倒飞,击打正中端飞长枪的枪尖。

  “叮~”

  两种兵器的击打之声,一瞬间响彻九霄。

  远在墨海南北西三方的天外之人纷纷看向了声音来处。

  他们表情各异,想了想后不约而同地放下了手中的事情,快速朝着这边赶来。

  兵器的优劣在这一刻表现得淋漓尽致。

  端飞只觉得虎口一麻,手中相伴他征战两千年的长枪嘭的一下碎了,化为了无边粉尘,消散在了天地间。

  “我的枪!”端飞心头大怒,想要伸手前去挽留空中的粉末。

  然而,鸠浅不会给他这个机会。

  鸠浅直接一剑横挥,斩向了那一片星光点点。

  端飞这时如果强行挽留,便会被鸠浅的雷嚣斩中手臂。

  要武器还是要手?

  鸠浅有信心让他永远失去其中之一。

  手比枪重要。

  枪没了还可以再造,但是手没了按照目前来看,可能就真的没了。

  端飞不假思索便于刹那间缩手,并且身形猛退,拉开了一点点微不足道的距离。

  他知道,现在的他变成了一个赤手空拳之人,面对手持着不知名的神剑的东方红眉更是无力再战。

  此消彼长,这时鸠浅愈战愈勇,出手也是招招要人性命。

  鸠浅不打算给端飞任何一丝机会喘息,乘胜追击而去。

  “喂,你有完没完?真以为我怕你不成?”端飞眉头一皱,躲闪间对着鸠浅叫道。

  “你死了我自然会停手。接招吧,只知道欺负女人的死废物。”鸠浅大骂一声,说话间身形再近,手中的剑不停颤鸣。

  端飞大概意识到了鸠浅是一个一旦出手就要求分生死的人,心中极其烦闷。

  换做在有仙界,端飞还真的要教教这个小伙子什么叫前辈。

  但现在的他,诸多限制在身,陪不了这个愣头青来一场生死之战。

  于是,端飞只好一躲再躲。

  他的一再躲避,使得鸠浅心里轻蔑更甚。

  “你跑,你能跑去哪里?我能驾驭时光,你逃脱得了时光的限制吗?”鸠浅大吼一声,在时光加速之下,攻势再猛一筹。

  战至此时,端飞已经不想再打了。

  他发现暗中有好几道气息已经在逼近,他们的目光盯着他,等着他败退。

  “小子,你等着。我此生若不让你后悔活在这个世界上,我便不叫端飞。”

  端飞突然不再躲避,将钥匙对着旁边一弹而去,然后眉心突然白光大作,化作了一个字符奇怪的封印。

  鸠浅可不管他在搞什么鬼,一剑竖劈,将端飞的躯体斩碎。

  刹那间,端飞在雷嚣的一剑之威下,生机顿消,和他的长枪一般,化作了一阵飞灰,消失在了天地间。

  鸠浅没有看到端飞的神魂,好似是身死魂灭。

  但是,鸠浅掂量着手中的雷嚣,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

  就在这时,生财城中传出了一声巨响。

  “嘭!”

  鸠浅落眼一看,发现生财城中站起了巨大的人偶。

  这个人偶高大千丈,通体黑沉,鬼气森幽,在偌大一个生财城中就是一个被关在小圈子的巨人。

  人偶身前有一条长长的划痕,划痕深深刻入大地之中。

  距离人偶越远,痕迹越深,深至尽头,好似深渊。

  鸠浅往深渊之中定睛一看。

  在人偶的前方,一个人从最远处的深坑中飞了出来。

  是司正。

  他也和天外之人交上手了。

  鸠浅御物术和逆时光之术同时施展,体内消耗的体力快速恢复,变得力量充盈了起来。

  找到法门将过去的修为借到现在来使用,算是鸠浅在十境的这些年关于修道的最大的收获。

  鸠浅看了眼端飞离去之地,总觉得端飞没有这么容易死去。

  但是他现在没有时间去深究,现在生财城附近除了司正的气息,还有五道陌生的气息。

  战斗还没有结束。

  只有司正能算是他这边的人,其他的敌我向未可知,不得不防。

  他皱了下眉头,身形一个闪烁,来到了司正身后。

  “你怎么样?这个罗天女很难对付吗?”鸠浅发现司正被打得灰头土脸,关心了一句,问道。

  “嗯,很难对付。”司正轻轻擦去嘴角的血迹,点了点头,凝重地说道。

  “换人吧,你先恢复一下伤势。”鸠浅转了转雷嚣,盯上那个胖头娃娃人偶头顶的罗天女,一种诡异的感觉涌上心头。

  “不用。还有别人需要你去对付。这个我已经摸到了对付的手段,交给我。人间很有可能等不到地龙翻身之时,存亡在此一举。你不能输。”说完,司正不再等候,执剑而起,对着那个巨大的人偶攻了上去。

  鸠浅没有坚持,只希望司正能够挺一会儿。

  他看向了战场的另外几边。

  短短几息的时间,除了去了地下的白衣男子依旧不见踪影之外,其他该出现的人一个不少的都来了。

  在剑渊锻体的体宗壮汉站在了生财城之南百里外的云端。

  去向西秦死灰山的高冷女子一身火焰,出现在了生财城以西。

  白眼肥女子两手平放于腹部,出现在了生财城以北。

  这就是那三人。

  加上,霞仙子,罗天女,五人已经到齐。

  现在,司正挑中了一个对手,留给鸠浅的对手却是四个。

  鸠浅看到霞仙子看着他掩嘴直笑,手中翻转出一柄长剑,便知道他们打算群起而攻之,不由得眉头皱到了极点。

  自己能够以一敌四吗?

  鸠浅没有信心。

  这些人毫不掩饰他们的修为气息,都是和鸠浅一个层次的高手,已臻十境第三层,知天境界。

  不过还好,至少那一个换命的强者被自己杀了,不是吗?

  鸠浅心中凝重无比,这般苦中作乐安慰自己。

  就在这时,鸠浅突然想起了一点事情,眼前一亮,想到了一个主意。

  鸠浅拿着剑有指向性地一一指了指四人,说道:“要打就一起来吧,老子天下第一。这人间,老子说了算。”

  鸠浅一话,四人不约而同地眉头一皱。

  “是战胜端飞给了你这么狂妄的勇气吗?还打算以一敌四?”体宗的大汉最先接近鸠浅,抱臂而立,问道。

  “哼,跟我打过,你们就知道我有没有勇气了。”鸠浅话语间,脚步快速后退,站在了生财城一座不起眼的小山之巅。

  这一座山,名叫神兽山。

  山中此时有鸠浅两个可爱的小宝贝,还有两只镇山的神兽和一个不受管教的妖王。

  从北海而来的白色眼眸肥女子对鸠浅的印象最差,也最先沉不住气,远远对着鸠浅所立的山头便是一剑撩来。

  很明显,她这一剑是试探。

  鸠浅勾起了嘴角,解除了长歌当欢的禁制。

  刹那间,白虎和小石头两只妖王的凶猛妖气骤然散出,瞬间侵散千里之外。

  远在百里之外的两人眉头猛然一皱。

  “不好,有妖王!”

  隔离此地最近的霞仙子和那个体宗的大汉面色大变,不由分说间便猛然撤退。

  而在这时,那一道收不回的剑气,已经对准了白虎的脑袋削了过来。

  其实这一剑原本并没有对准白虎,只是单纯地针对鸠浅。

  但是,长歌当欢与鸠浅的心意相同,鸠浅一念之下,长歌当欢便带着白虎挡在了剑气之前。

  白虎面对剑气毫无反应,直到这一道剑气劈砍到了他的脸上,斩断了他的几根胡须。

  竟敢撩我虎须?

  白虎从梦中悠悠醒来,睁开了眼睛,朝着剑来之处看了过去。

  白色眼眸女子脸色大变,身形一个扭曲之中,来到了高冷女子身边。

  一个人呆在一个地方,已经不安全了。

  “你来我这里干什么?祸水东引啊?你出的招,赶紧过去挨打,别连累我。”高冷女子庆幸于自己按捺住了性子没有出手,又无奈于这个女人的到来,没好气地驱赶道。

  “我们和淫贼端飞可不一样,若是在这里死了那可就是真死。你神魔殿不是正道领袖吗?那保护我天道宫一下也是应该的。”白色眼眸女子振振有词。

  白虎打量四方一下,发现突然多了这么多陌生至极的强大气息,觉得十分不爽。

  怎么每次一睡觉之后,身边就会多出这么多对自己有威胁的东西呢?

  都排队到老子的地盘渡劫是吧?

  这次还直接对我出手?

  白虎仰天长啸一声,对着四方口吐人言:“吼~外来之人,立刻给本王滚出万里之外。”

  鸠浅被声浪掀得差点人仰马翻,听到这句话看向霞仙子等人得意地堆起了笑脸,对着天地间的那些天外之人竖起了中指。

  这只白虎,终于可爱了一回。

  那些人听到白虎不客气的言论,全都面色一沉。

  很明显,这只白虎距离下一境界只有一步之遥,修为在他们每一个人之上。

  而且,他面对自己四人也毫无所惧。

  于是他们相视一眼,没有丝毫犹豫,齐齐退去,一退就是万里之遥。

  罗天女距离白虎算是最近的人,她心中大慌,也想离开。

  然而,司正正战斗在兴头上,死死缠住那个人偶。

  一时间,只有罗天女被拖住在了生财城。

  但白虎可不管她是因为什么原因不听他的话,见她还没有滚,顿时巨大的眼睛一瞪,盯住了她。

  “娃娃,跑!”罗天女感受到了白虎领域的锁定,一巴掌拍在身下的人偶的胖头之上,厉声催促。

  然而,胖人偶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迟了。

  只见白虎脑门上的‘王’字一皱,下一刻他庞大的身躯便来到了胖头人偶的之上,一虎掌以闪电般的速度将想跑的人偶拍进大地之中。

  “嘭~”

  灰尘四扬。

  “噗!”

  罗天女眼疾手快,从人偶的头上跳了下去。

  但是,她还是在一刹那间便遭受重创,吐出一口鲜血。

  死亡就在身后,她顿时顾不得人偶的情形,化作一抹流光对着同伴多的方向落荒而逃,消失在了西边。

  几乎是在罗天女落荒而逃的同一时间,白虎一口将地上的人偶咬起。

  他不顾人偶嘴中念叨的什么叽叽歪歪的咒术,也不顾这只人偶的奋力挣扎,将人偶三两下吞入了腹中。

  就在这时,白虎的七窍之中浮现出了丝丝诡异的黑气。

  他身上皮毛的颜色缓缓变得漆黑,就连瞳孔都漆黑一团,整个虎好似中毒一般。

  鸠浅和司正眉头一皱,立刻变得凝重了起来。

  “这个人偶是用什么制成的?白虎怎么会这样?”鸠浅下意识地问道。

  现在白虎可是人间的护身符,他要是现在出了什么问题,墨海就真的要易主了。

  “是诅咒,是诅咒,这个娃娃是诅咒娃娃。虎王!你快吐出来啊!”司正心急如焚,生怕白虎吃了脑子变坏了,对着白虎大喊。

  诅咒?诅咒实质化了?

  鸠浅不敢置信,满怀担忧地看向了白虎。

  他将白虎从梦中坑出来,可不是想看到他这样出事啊!

  就在这时,白虎突然变得安静了下来,眉头紧皱,时不时打个隔儿,好似在消化什么一般。

  莫约过了三息之后,他皮毛上的黑色慢慢消失,恢复那一身干净而美丽的白色虎纹。

  “这就...消化啦?”鸠浅喃喃自语。

  “好,好像是这样。”司正眉头皱成了川字。

  鸠浅和司正面面相觑,心中的担忧突然消失,心情有些复杂。

  特别是司正,他见到自己苦战多时都不得胜机的对手就这样被白虎一口吃了,心里很不是个滋味。

  难道我是废物吗?

  司正对自己产生了一丝怀疑。

  一丝怀疑之后他猛然摇了摇头,告诉自己要有一颗不屈之心。

  嗯,绝对不是我弱,只是他太强,一定是这样的。
指南

上下翻页

我知道了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