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z小说首页> 其他小说> 女神求你快逃> 第六百五十七章 施术后遗症

女神求你快逃

第六百五十七章 施术后遗症

作者:唇红      源网站:笔趣阁

更新时间:2020-09-16 15:44:30

			  穷途知音归乡处。

  鸠浅在和司正唠叨一阵之后,选择了先休养生息一番,再做打算。

  司正虽然不同意,但是拗不过鸠浅,只好摆手回城,以此作罢。

  下午,关闭了许久的客栈开门了。

  客栈一经开门,顿时涌进了许多客人。

  他们有些人还没有完全进门便跪在了地上,对着客栈中的一男两女不停叩头。

  他们一边叩头一边哀求和哭诉。

  “神仙在上,生财城中闹鬼了,求神仙保佑......”

  鸠浅见到这一幕,立马唤了一阵风将所有的闲人吹出客栈,然后将客栈关了。

  然而,他的手段太过于温柔。

  那些个被风吹开的人们求救心切,顾不得其他,只知道这是神仙显灵,开始一个个地跪在客栈之外哀求鸠浅救命。

  鸠浅感到一阵头大。

  于是,他只好在客栈之外竖起了一个招牌,招牌上写着:神仙外出,有事寻找城主。

  然后,鸠浅携着两个媳妇儿换个地儿歇息。

  他原本是想回神兽山的,然而白虎察觉他来啦,竟然破天荒地‘迎接’了鸠浅一回。

  只不过,白虎的‘迎接’太过热烈,鸠浅觉得自己的小身板儿遭受不住,悻悻地带着两女离开了。

  东方世家的营地。

  深夜。

  柳郁郁原本的住处。

  一间闺房中,窗边人影摇晃,时不时从其中传出阵阵婉转动听的旖旎糜音。

  忽然,一阵千军万马的激烈厮杀声响起,求饶声和鞭挞声交相辉映。

  一个时辰之后,两军大战完毕,偃旗息鼓,进入休战和试探期。

  “鸠浅,你是不是说真的啊?你真的可以带上我们吗?我们真的可以跟着你一起出去?不会给你添麻烦吧?”裴三千最先缴械投降,好不容易有了一点力气,立马就气喘吁吁地问道。

  鸠浅使用逆时光之术加上腰肌劳损,此时头晕嘴重不想说话,致力于探索敌方巢穴无法自拔。

  这个问题他已经回答了很多遍,但是裴三千真不嫌累,问个没完。

  “姐姐,这个时候不要问这些扫兴的问题。公子说到自然就是办得到。”柳郁郁出声说道。

  “我这不是担心我们两个成为他的累赘吗?那些人个个都不是我们能够对付的,一旦我们暴露,夫君就得分心照顾我们。”裴三千担忧地说道。

  “好啦,姐姐担心也没用。大好良宵,姐姐把精力做点别的吧。”柳郁郁见裴三千担心个没完,再次劝道。

  “可是......”裴三千还想说。

  “啪!”清脆的巴掌声,裴三千缩到了墙角。

  “裴三千,你是不是闲的乳酸?管那么多干嘛?”鸠浅实在是被裴三千唠叨烦了,赏了裴三千一巴掌。

  鸠浅这一巴掌快速闪电,打得裴三千身体一怔。

  裴三千赶紧护住了自己的两个大可爱。

  “你干嘛呀?我这是关心你。”裴三千觉得鸠浅不识好人心,将她的一片好心当做驴肝肺,委屈地说道。

  “关心我?你就是怀疑我的能力。”鸠浅见裴三千躲避,立马将她拉了回来,狠狠地拿开她的手,然后用力地掐了她两下。

  怜香惜玉?

  这四个字在鸠浅大官人的字典里是完全不存在的。

  鸠浅只知道虐,往哭里虐。

  “哎呦!疼啊!你是不是傻?都肿了!我跟你说,你别不识好人心,除了我世上还会有谁这么担心你?”裴三千吃痛,用白花花的小脚丫恶狠狠地猛踹开鸠浅,凶巴巴地咬牙说道。

  “你可闭嘴吧。你好啰嗦啊。”鸠浅捂住耳朵,觉得自己的脑子都要炸了,不想再听裴三千逼逼叨叨。

  裴三千余痛未消,越想越气,想要好好地教育鸠浅一番,叉起了腰。

  柳郁郁见状,立马拉住了裴三千。

  “姐姐,算了吧。你斗不过公子的。”柳郁郁指了指裴三千的胸前,示意你还是照顾一下她们吧。

  一个葡萄两个大,看起来怪可怜的。

  “鸠浅,你就会欺负我,你老是掐我,你都不掐柳郁郁。呜呜呜......”裴三千很委屈,觉得自己受到了针对,玉指朝着柳郁郁一指,凄声控诉命运的不公。

  “诶,姐姐,你怎么能这样,公子,不要...啊,疼,呜呜呜......”柳郁郁闻言大惊失色,刚打算反抗,鸠浅已经惩戒完毕。

  鸠浅是一个待媳妇儿极其公平的人,从来不会厚此薄彼,向来是买一赠二,求一巴掌给两巴掌。

  鸠浅听到裴三千的控诉便赶紧将柳郁郁拉了过来,用力揪了她两下,顿时小珍珠变大葡萄。

  疼得柳郁郁的眼泪一下子就流了出来。

  听到柳郁郁哭了起来,裴三千原本只是眉头紧皱委屈巴巴地假哭,立即也不甘示弱,真的就开始哇哇大哭。

  两女的哭声就像是在叫魂儿,没把鸠浅的丁点儿睡意灭杀不说,还加重了鸠浅的疲惫和困意,鸠浅更加头大。

  “好了,公平了。我今天好累,真的要睡觉了,谁再吵给我罚站一晚上。”鸠浅瞪了两女一眼,冷冷地喝道。

  鸠浅一直觉得对付一个女人的最佳办法,就是吓唬她们。

  然而,鸠浅使用了多次,每一次都屡试不爽的主意,在这一次...失灵了。

  两女不仅没被他吓到,而是更加的变本加厉。

  原本她们的哭声的威力只够掀开房顶,现在直接变成了震动天地。

  这样下去,待到哭声传遍生财城,全生财城的老百姓今晚都不用睡觉了。

  鸠浅顿时大怒,一把将两女拉到了身下。

  他运用一种极其诡异的姿势,榫卯相合,死死地堵住了两女的嘴巴。

  两女顿时没能再哭出声音,改为了用粉拳无力地捶打鸠浅的后背,然后流出无声的眼泪。

  方法是什么样的向来无人在意,结果是好的就可以了。

  这就如同一对夫妻对打,他们只要成功生出了孩子,没人在意他们是使用的那一种姿势。

  这下好了,世界清静,鸠浅满意地闭上眼睛。

  在两女无力的捶打之中,鸠浅进入了梦乡。

  梦里,鸠浅感觉什么东西钻到了嘴里,太过于疲倦,没有在意,轻轻咬住之后继续做梦。

  翌日清晨。

  鸠浅还没有醒来便听到裴三千发出了一阵恶意的咆哮。

  “鸠浅,你起来。脚丫子好吃吧?”裴三千衣着完好,踩在鸠浅的脸上反复蹦跳,白白的脚指头上还有晶莹的水渍,眉眼带笑。

  很显然,在昨晚鸠浅昏睡之时,裴三千趁机扳回了一局。

  “干嘛呀?继续睡。”鸠浅疲惫未消,无奈地皱眉,翻了个身,让裴三千按摩自己的后脑。

  “你起不起来?我就问你起不起来?”裴三千见自己的踩踏毫无作用,眼中喷火,重复问着同一个问题。

  鸠浅实在无语,用仙气堵住了自己的耳朵,继续大睡。

  裴三千不知道鸠浅已经闭塞了听觉,觉得自己还不够努力,制造出的声响还不够大。

  于是,她在鸠浅的身上蹦跳得更加起劲儿。

  莫约半个时辰过去了。

  这时,鸠浅发出了沉睡的微弱鼾声。

  裴三千顿时石化,然后轰然间散落一地。

  这个鸠浅,这样都不起来......

  她意识到鸠浅执意要睡,无能为力,只好放弃了挣扎。

  柳郁郁其实早已被裴三千吵醒,此时满含同情地看着裴三千,欲言又止一阵后躺在了床上。

  裴三千孤立无援,最后唉声叹气一阵之后,双目无神地躺在了鸠浅的背上。

  鸠浅这一觉,睡了整整一天,直到夕阳西下。

  期间他翻了个身,之后便感觉自己睡得有些难受,好似有什么东西抓着自己的心脏,心上重重的。

  然而这种难受感并不强烈,远远没达到让鸠浅清醒的地步,于是他将就着睡去。

  傍晚,晚霞洒在窗户上,好似天色和窗台上了妆。

  裴三千百无聊赖,用力地弹了鸠浅的弱点一下,说道:“大坏蛋,你都睡了一天了,陪我们说说话吧,柳郁郁都想你想的要哭啦。”

  柳郁郁闻言顿时极其疑惑,怔怔地皱起了眉头,指了指自己,心说我什么时候要哭啦?

  鸠浅缓缓地睁开了眼睛,一睁眼就看到裴三千的手肘抵在自己的心口,头偏向一边,看着窗外。

  鸠浅无力地叹了口气,心说怪不得,我说怎么感觉梦里一直被人抓着心脏,原来是你这样趴在我身上啊。

  “哎,裴三千啊,有时候我真的觉得揍你揍轻了,我刚刚与人打了一架,还不准我睡个好觉啊?要劳逸结合懂不懂?”

  闻言,两女开心地转过了头,睁着两双大眼睛看向了鸠浅。

  “夫君(公子),我们什么时候去猎仙啊?”两女齐声问道。

  鸠浅闻言,将两女搂在了怀里,然后轻轻地刮了刮两女的小鼻子。

  “急什么?等他们过来送死不好吗?”鸠浅使用逆时光之术之后的头昏脑涨嗜睡的后遗症到此已经完全消失,这便意味着现在的他已然重归巅峰。

  猎仙一事如同钓鱼,要有充足的耐心。

  鸠浅眯起了眼睛,大手在两女的衣衫中肆意游走。

  很快,两女再一次红晕冲上了脸蛋,羞怯涌入了心头。
指南

上下翻页

我知道了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