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z小说首页> 其他小说> 女神求你快逃> 第六百六十二章 杀?试试

女神求你快逃

第六百六十二章 杀?试试

作者:唇红      源网站:笔趣阁

更新时间:2020-09-16 15:44:30

			  十天后。

  穷途知音归乡处。

  距离客栈重新开张,已经过去了三天。

  三天来,客栈中往来过客之多,可以用络绎不绝来形容。

  原本客栈中只有三个人的小客栈,多了两个貌美如花气质出尘的女仆之后,鸠浅才真正意义上成为了一名掌柜。

  之前的日子里,人手不够,鸠浅基本上是什么活儿都干。

  虽说不累,但是他走来走去看起来也是怪忙碌的。

  掌柜掌柜,除了收钱,什么都不再需要做了。

  鸠浅觉得这样的生活真好,倚靠在柜台上,眼睛黏在两位女仆左右照顾宾客的身影上,端起火酒抿了一小口。

  身边的裴三千很不开心,一把抢过鸠浅没喝完的酒一饮而尽。

  鸠浅见状皱起了眉头,说道:“你要喝自己去倒一杯啊,我数了半天一杯要抿多少口,你一口给我都闷了。”

  鸠浅心说这又得再倒一杯,然后重新数了。

  裴三千不以为意,斟满了一杯。

  鸠浅以为是倒给他的,刚伸出手。

  裴三千小手快速打在鸠浅的手上,喝道:“狗爪,今天罚你不许喝酒。”

  说完,裴三千将酒杯拿到一边,自顾自地喝了起来。

  鸠浅有些茫然,看向裴三千,发现她有一些愁眉不展。

  不开心?

  难道是自己昨天晚上不够勇猛吗?

  鸠浅将裴三千一把搂到怀里,贱贱的极挤出一丝坏笑。

  裴三千知道鸠浅狗嘴里吐不出象牙,用手一把堵住鸠浅的嘴巴。

  “你别说话。我问你,你这么狠毒的一个人,为什么不杀了她们两个?”裴三千吃味地说道。

  这十天,她看到鸠浅每次出门之前都踹两女的屁股一脚,开始还不以为意。

  日子以久,她看着看着心里就开始不舒服了。

  裴三千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按道理不该如此。

  鸠浅没有说话,伸出舌头舔了下裴三千的手心。

  软腻的触感像是触电一样传遍裴三千的全身,她浑身一个机灵,赶紧松开了手。

  “你说啊。”裴三千要求道。

  “你不是让我不要说话吗?”鸠浅紧紧贴上了裴三千的娇躯,那种美妙的触感使得他心神一荡。

  “现在我让你回答我。”裴三千忍住那种羞涩的湿润感,整个人身体都瘫软了一分。

  裴三千在男女方面很弱,动不动就会水流成河。

  大白天的,放过她。

  鸠浅恢复正经,松开紧抱,走到一边,自斟自饮一杯。

  “杀了她们无济于事啊。”鸠浅一饮而尽,将杯子轻轻放在柜台上,回答。

  “这就是你留着她们然后每天软性轻薄的理由?”裴三千咬咬牙,对自己得到的这个回答很不满意。

  “嗯?你在说什么?”鸠浅有些不明白裴三千在意的点,疑惑道。

  “你每天出门进门路过她们,时不时就踢一脚,你敢说不是故意的吗?”裴三千对鸠浅的具体行为羞于启齿,含糊不清地点了点。

  “哦,原来你说的是这个啊。那当然是故意的。”鸠浅恍然大悟,自顾自地摇头一笑。

  裴三千,是一个可爱的傻姑娘。

  “你,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很过分啊?你已经有两个媳妇儿啦。”裴三千不善言辞,嘴巴努动了半天,最后说出的话还是像在撒娇。

  “我就是想将她们变成我们的人。”鸠浅心说至少要让天道宫的人这样认为。

  “你的人?你还想开后宫?我跟你拼了。”裴三千听到这句话便气愤难抑,张牙舞爪地对着鸠浅扑了过去。

  鸠浅身体一扭,躲过裴三千的扑倒,然后从她的身后紧紧地抱住了她,将她顶在了柜台之上。

  裴三千身体无奈前倾,为了保持平衡,双手只好撑在了柜台之上。

  这个姿势,是裴三千最害怕的体位。

  几乎是一瞬间,她便慌乱了起来。

  客栈中此时坐满了客人,鸠浅不会要在这里将她......裴三千不敢多想,身体猛然紧绷。

  “你太笨了,跟你解释也没有用。我现在找不到圣主这个人,难道还不防一防?”鸠浅没有做出进一步的过分举动,凑到裴三千的耳边说道。

  “你这是借口,你就是想调戏她们。圣主是一个喜欢男人的人,会在意她们的生死吗?你留着她们在身边又有什么用?我看你就是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裴三千喘气声开始变得急促,感到一阵胸闷气短,耳尖发烫,压低声音说道。

  鸠浅听到这里,明白了。

  “你在吃醋?”鸠浅恶意问道。

  “......”裴三千猛地闭紧了嘴巴,紧咬牙关,拒不承认。

  “小三千,呼~你在害怕什么?”鸠浅对于裴三千现在是爱不释手,进一步地使坏,在她耳边吹了一口气,亲昵地说道。

  感到鸠浅的气息,裴三千强忍着情欲,眼神逐渐迷离。

  柳郁郁见到姐姐被公子这般欺负,实在看不过去了,赶紧跑过来将鸠浅拉开。

  鸠浅和裴三千身体分离,裴三千恢复了清明,也不畏惧在人前暴露修为,飞一样地跑上了二楼。

  裴三千跑的太快,一时间那些宾客都被裴三千带起的狂风掀飞,差一点就要摔个人仰马翻。

  鸠浅伸手将风压了压,一切恢复平静。

  在场的客人们感觉到一阵失重后的恢复,惊险而又刺激,不由自主地勾起了嘴角。

  他们宁可排队也要来到穷途知音归乡处来喝酒吃菜,图的就是一个参与神迹。

  此时梦想达成,这些凡人恨不得跪下跟鸠浅磕头,请求拜师。

  当然,他们知道这个世界出了问题,没有灵气,拜师成功也无用,于是就逐渐收起了心头的那一点无聊的小心思。

  此时能够与神共饮,便已是足矣。

  柳郁郁看着裴三千落荒而逃,现在只有她一个人面对鸠浅,心里有些慌乱。

  鸠浅用他那下流的目光看向她了。

  “柳郁郁,你胆子很大呀?现在就敢帮她不帮我?”鸠浅背靠柜台,调笑道。

  柳郁郁低眉欠身,对着鸠浅媚笑了一下:“奴婢和姐姐两人联手都不是公子的对手,哪儿还需要奴婢的帮助呀。”

  “哼,算你懂事。过来,接替裴三千的位置。”鸠浅对着柳郁郁勾了勾手指。

  柳郁郁闻言正想逃离,刚往一边走了一步,忽然发现自己双手摁在了柜台上,背对鸠浅趴在了鸠浅的身前。

  那种姿势,和裴三千方才的一模一样。

  柳郁郁感到被鸠浅抱住,闭上了眼睛,认命了。

  一直忙碌不堪的两位女仆看着鸠浅旁若无人的调戏裴三千和柳郁郁,不敢表现出任何一丝不满,老老实实地忙自己的事情,目不斜视。

  “公子,圣主真的找不到吗?”柳郁郁对鸠浅方才的说辞有些不信,觉得鸠浅是故意哄哄裴三千的。

  其实,鸠浅说的是真话。

  “如果我找得到,我会留着那么大的一个祸患在暗中窥伺我吗?”鸠浅顶了顶柳郁郁,说道。

  柳郁郁眉头一簇即逝,悠悠地呼了一口气,气息变得急促了一丝。

  “公子,她们两个也不知道吗?”柳郁郁对鸠浅的使坏毫无办法,看向充当侍女的两个外来之人,问道。

  “她们两人,一个是神魔殿的,一个是天道宫的。神魔殿的那个平胸女,一直暗恋圣主,记忆早已被我看光,没有圣主的去向,只知道圣主说三百年之后再见。至于天道宫的那个白眼肥女,基本上与神魔殿的圣主不熟。”鸠浅将自己知道的一些事情整理了一下,说道。

  “那我们只能等吗?三百年也太久了一点吧。地龙到底何时翻身?”柳郁郁觉得三百年实在太久,这凡间的人都换了几茬儿了。

  “不知道,根据她们的所知信息,大概就再过三百年左右的时候。我没有对付地龙的任何头绪,倒是希望地龙永远不要翻身。”鸠浅双手从衣侧伸进柳郁郁的衣衫中,绕到她的身前,下巴搁在她的柔软肩头,闭上了眼睛。

  “我们有这么多时间,公子要不要杀到天道宫或者神魔殿去试试?”柳郁郁眼中寒芒一闪,建议道。

  “杀?怎么杀?两地路途之遥远,已经跨越了时间。”鸠浅轻轻摇了摇头。

  “公子忘了问仙群山的人吗?他们或许会有办法。”柳郁郁这些天也没有闲着,一直在为鸠浅出谋划策,提议道。

  “不要去惹问仙群山,我直觉问仙群山里的那几个人比地龙还要恐怖。你可别忘了一千多年都不消亡的剑渊是谁导致的。”鸠浅掐了柳郁郁一下,以示警戒。

  “公子,对不起,奴婢只是想去问一问。”柳郁郁吃痛,清醒了一分,暗暗压下自己的鲁莽。

  忽然,鸠浅想到了某个聪明至极的人,豁然睁开了眼睛。

  “对了,你提醒了我。”鸠浅顿时奖励式的揉了揉柳郁郁的痛处,欢快道。

  “什么?”柳郁郁一头雾水。

  鸠浅用实际行动作出了回答,一瞬间的惊喜之后,抱着柳郁郁来到了城主府。

  柳郁郁被鸠浅翻了个面,现在是像一个八爪鱼一样紧紧地挂在鸠浅的身上。
指南

上下翻页

我知道了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