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z小说首页> 其他小说> 女神求你快逃> 第六百六十六章 谁还不是个拒绝不走的人?

女神求你快逃

第六百六十六章 谁还不是个拒绝不走的人?

作者:唇红      源网站:笔趣阁

更新时间:2020-09-16 15:44:30

			  秦微凉没有想过自己的好意也会遭到别人的拒绝。

  她是一个拒绝了别人的好意很多次的姑娘,做了但却不自知,字典里从来没有被人拒绝这一说。

  作为一个得宠于一洲军民爱护的公主,秦微凉是名副其实地集万千宠爱于一身。

  此时被裴三千这般干脆而又利落,甚至让她觉得有些不近人情的拒绝,秦微凉心中有些难受。

  “我保护你,别无所求,不需要你给予我任何报酬。多一个免费的护卫不好吗?”秦微凉在说这个话的时候也并不知道自己为何要这样说。

  是不是因为这番话是某个人曾经对自己说过的?

  秦微凉心里很乱,自己也不知道。

  “保护我是不是会让你对鸠浅的愧疚少一点?”裴三千直言不讳地问道,偏着头对着秦微凉咧嘴一笑。

  秦微凉如遭重击,脸色瞬变,下意识想要转身躲避,突然她想到自己脸上带有面纱。

  别人一般而言是看不到她的表情的。

  于是,她颤抖了一下之后,勉强镇定。

  她的反应之大,旁人尽收眼底,鸠浅轻轻地低了低眼皮,柳郁郁看了眼鸠浅,将他的微表情看在眼里。

  裴三千见自己说中了,脸色浮起一丝得意的笑容。

  秦微凉看了眼站在裴三千身边,从始至终没有什么大的表情的鸠浅,长长地呼了一口气。

  有些事,即使自己不承认,别人也看得出来。

  “你说得对。我对他直到现在还心有愧疚。护你一生平安会让我心里好过一点。”秦微凉决定对裴三千敞开心扉,直言道。

  裴三千见到秦微凉很坦诚地认了,脸上的笑意渐渐消失。

  她的身边站着的不是东方红眉,就是鸠浅啊。

  那岂不是,鸠浅也知道这一点。

  裴三千下意识的看了鸠浅一眼,发现鸠浅也正面带笑意地望着她,心中猛然安心了一分。

  “我不需要你保护我,我有夫君,他会保护好我的。”裴三千紧紧地抱住鸠浅的手臂,好似是生怕鸠浅被人抢走。

  鸠浅轻轻一笑,宠溺地摸了摸裴三千的脑袋。

  “他此去面对的是整个有仙界的反扑,根本就没有时间管你,你会很危险。”秦微凉厌恶地皱了皱眉,对鸠浅摸裴三千的头的这个动作有些不快。

  “危险关你什么事情?你是不是听不懂话?我都让你走了。”裴三千现在很不想看到秦微凉,语气有些急迫,恨不得秦微凉赶紧离开。

  裴三千的表情中有着秦微凉看得懂的抗拒,秦微凉心知裴三千是劝不动了。

  于是,她将主意打到了东方红眉的身上。

  “你如果真的喜欢裴三千,这次去南边就不该带着她。”秦微凉以正义相逼,希望以此唤醒东方红眉的良知。

  “我对她的爱,需要得到你的理解吗?请问你哪位?”鸠浅讥笑道。

  秦微凉被这句话噎住,心头更加不快,甚至对这个东方红眉还感到一丝反感。

  “你非要害她死在你的身边你才满意吗?”秦微凉冷冷地问道。

  她眼中的怒意化作实质的杀意,让鸠浅感到了一丝冷意。

  “如果我说就是这样呢?”鸠浅从裴三千身后搂紧了她,言辞之间毫不退让,好似故意在针锋相对。

  裴三千听到鸠浅的话,心中温暖,幸福地靠在了他的怀里。

  “我不同意。”秦微凉化指为剑,以仙气凝聚了一柄白色的狭长光剑。

  看到秦微凉人在剑渊之中还这么硬气,鸠浅突然地笑了。

  “恕我直言,没有那把剑的你,即使是来一百个都不是我的对手。”鸠浅眯起了眼睛,不屑道。

  “你!”听到这句话,秦微凉直接语塞。

  只见秦微凉胸口不停起伏,手执光剑,迟迟不敢动手。

  她知道东方红眉说的是真话。

  没有了绿鳞的她,战斗力的确大减。

  但是,就这样看着裴三千随着他去南边赴死吗?

  秦微凉做不到。

  她觉得东方红眉太过于狂妄,心里对于有仙界的厉害没有概念,这一行纯粹就是鲁莽,结果注定失败。

  秦微凉不在意东方红眉的死活,她只是单纯地不想看到裴三千烟消玉陨。

  即使裴三千已经移情别恋,即使裴三千已经忘了鸠浅。

  她都做不到真正地对裴三千的悲惨视而不见。

  于是,秦微凉像裴三千投去了哀求的目光,希望她能够回心转意。

  然而,裴三千坚定而又开心地摇了摇头。

  失败了。

  裴三千被这个东方红眉迷得神魂颠倒,已经没有了理智。

  秦微凉感到极其不甘,攥紧了双拳。

  “是不是没辙了?没辙了我们几个走吧。”鸠浅瞥了眼秦微凉搂住裴三千和柳郁郁转身朝着裂口中飞去。

  就在这时,秦微凉突然喝道:“等一下。”

  “还有什么事?”鸠浅见秦微凉现在还不滚,顿时有些不快。

  他要不是怕自己动手会害得结界破损,从而导致裴三千和柳郁郁受伤,他早就一剑对着秦微凉丢过去了。

  “我有一件事问你。”秦微凉拿出了第二个计划。

  “有屁快放。”鸠浅没好气地说道。

  “上次在我渡劫的时候是不是你帮助的我?”秦微凉快速问道。

  这个问题的答案很重要,直接决定秦微凉要不要赌一把未来。

  “不是。”鸠浅脱口而出。

  “你撒谎,你在城北,上次我在北海渡劫的时候,除了你没人能发现我。”秦微凉快速反驳,语速之快,好似对结果早已笃定。

  鸠浅真想随意搪塞过去,裴三千嘴巴忘了关紧。

  “北海?不是西秦吗?”裴三千闻言眉头一皱,下意识地反问道。

  秦微凉眼前猛然一亮。

  套出来了。

  鸠浅眉头立即皱紧,搂住裴三千的手掐上了她的屁股。

  裴三千话说完,后知后觉,反应了过来,紧紧地闭上了嘴。

  言以至此,秦微凉低头一笑,不再多问。

  只见秦微凉缓缓地越过鸠浅一行人,率先走进了裂口。

  “走吧。”

  鸠浅脸色骤黑,死死地盯着裴三千。

  裴三千脸色通红,心里有些愧疚,噘起小嘴,弱弱地低下了头,小手抓住鸠浅胸前的衣服,轻轻地说道:“夫君,对不起。”
指南

上下翻页

我知道了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