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z小说首页> 其他小说> 女神求你快逃> 第六百六十八章 天道宫,亡(二)

女神求你快逃

第六百六十八章 天道宫,亡(二)

作者:唇红      源网站:笔趣阁

更新时间:2020-09-16 15:44:30

			  两天后。

  天道宫地界。

  云顶天宫之下。

  云汇城。

  云汇城是天道宫麾下最大的城池,其地域面积大概是方圆一千里。

  其中几乎没有凡人,全部由修士汇聚。

  这很恐怖。

  占地面积为方圆一千里的庞大城池,此间该有多少个修士?

  鸠浅随意地探查了一个局部的人数,以小推大,推测大概此地最少有一百亿人。

  一百亿修士中只出了四个十境的修士,其比例和墨海比还是相差巨大。

  毕竟,墨海一共也才一百多亿人口,还包括了凡人,而这里却全部是修士。

  秦微凉前脚来到了这里之后,鸠浅带着四女后脚来到了此处。

  来到此地的第一天,鸠浅已经暗中将神魔殿和天道宫的两个女子都扔在了此地。

  之后,第二天。

  鸠浅目睹着那个天道宫的肥妞儿一步步地通过各种匪夷所思,但又合情合理的手段谋取此地天道宫弟子的信任,最后被带上了云顶天宫。

  今天,第三天。

  那个神魔殿的高冷女子也被天道宫的弟子找寻到,然后带上了云顶天宫。

  不过有意思的是,神魔殿的女子好像是被迫带走的,嘴中一直在喊“不要带走我,他一直都在注视着我们,你不要害我神魔殿......”

  样子有些可怜,但是结局没有任何改变。

  她还是被带上了云顶天宫。

  不过鸠浅还是对她高看了一眼。

  至少,她不像天道宫的这个傻妞儿这样,自作聪明。

  鸠浅和两个媳妇儿到了城中心,也就是天道宫的最下方。

  他找了一间装修极度奢华的场所:‘云下人间’住下,预付了三个月的费用,抱着美人儿躺在了床上。

  一月后。

  房间中。

  一张巨大的水床上,鸠浅呈一个大字形躺在上面。

  裴三千和柳郁郁两人衣不蔽体,一个坐在鸠浅的身上,一边喂鸠浅吃葡萄。

  裴三千手笨,剥的葡萄果肉没有柳郁郁剥的完好。

  于是喂葡萄这种事情只有柳郁郁做了。

  裴三千卖力地侍奉鸠浅,忽然不动了,担忧道:“我们这么招摇,不会惹出麻烦吧?现在外面一直在搜寻外来之人。”

  鸠浅顶撞了裴三千一下,说道:“最危险的地方也是最安全的地方,这个道理你不明白吗?这里每天都被人询问,你可曾见到有人过来查过房?”

  “话虽如此。但是奴婢不明白,话说公子在等什么啊?为何我们还不行动?都过了一个月,云顶天宫都开启了大阵,不再允许外人进出。”柳郁郁有些担忧那个大阵会阻挡鸠浅杀戮的脚步。

  “没事,到时候他们会求我们上去。”鸠浅自信道。

  “不会吧?他们想要冰释前嫌跟我们和解?”裴三千想岔了,开心道。

  “呸!冰释前嫌是我不介意,不是他们不介意。我要是想要冰释前嫌我还过来干嘛?”鸠浅一把将裴三千拉到怀里,对着她的肉垫子就是一顿胖揍。

  秦微凉吃痛,委屈极了,可怜巴巴地坐在一边捂着大屁股,嘴巴噘到了天上。

  裴三千的这副模样还是很有杀伤力的。

  鸠浅赶紧闭上眼睛,不去看她,免得于心不忍。

  柳郁郁安慰性的塞了一颗剥好皮的葡萄到裴三千的嘴里,说道:“姐姐,没事哒。晚上我们使劲儿踩他。”

  裴三千用力地嚼了嚼葡萄,恢复了正常,心说晚上一定踩死你。

  “公子,能不能提前告诉奴婢他们会怎么样的请我们上去?”柳郁郁对于鸠浅的计划很有兴趣,乖乖地趴在鸠浅的身上,嗲声道。

  鸠浅耳根子一软,浑身酥麻,对一边招了招手。

  “喏,你自己看吧。”鸠浅说完翻了个身,“裴三千,来,给你夫君按摩。”

  裴三千一把跳了起来,踩在了鸠浅的背上,白花花而又肉嘟嘟的小脚对着鸠浅就是一顿狂踩猛踏。

  “郁郁,你看明白了告诉我为什么,我先来教训一下这个死不要脸的禽兽。”裴三千不喜欢动脑子,更喜欢当一个站在鸠浅身上耀武扬威的女人。

  柳郁郁接过到手中的一卷告示,阅读一番之后,眯起了眼睛。

  她还是一头雾水。

  “公子,这是天道宫招人抵御云顶天空的告示,是用来对付我们的,跟我们有什么关系?”柳郁郁不解道。

  “没关系啊...咕噜咕噜......”鸠浅抬起头话说到一半儿,裴三千一脚将鸠浅的脑袋踩到了水中。

  柳郁郁看着裴三千笑得花枝乱颤,无奈地叹了口气,等着公子反抗过来。

  鸠浅挣扎了一会儿,直到反手将裴三千灵活乱蹦的小脚踝抓住才得以喘过气。

  “等着看吧。”鸠浅说了一句,松开了手。

  裴三千见鸠浅默许,踩得更换了。

  柳郁郁见鸠浅在卖关子,冷哼一声,加入了裴三千的阵营中,跳到了鸠浅的身上。

  一时间,鸠浅在两女的踩踏之下,感到一阵极度的舒爽,沉沉睡去。

  翌日。

  云下人间的老板敲响了房间的门。

  鸠浅从梦中醒来,拍了拍裴三千的屁股,将她弄醒。

  裴三千不耐烦地招了招手,打开了门。

  这里的老板是一个女人。

  当一个女人能够在如此繁华的地段占有一席之地,一般而言都不是她的个人能力大,而是她身上的那个男人的能力大。

  老板娘看起来的模样是三十来岁,胸大腚圆,风韵盖压云汇城。

  听小道消息说,她是天道宫宗主流落在外的小妾。

  因为她家族势力不够强大,没能入主云顶天宫成为天道宫的正室宗主夫人。

  最后,天道宫宗主只好在云汇城给她安排了一个美差。

  这云下人间就是她一手创立的。

  云下人间,功能和一般的客栈没什么区别,提供一些修士喜爱的云泊之物,还有栖息之地。

  一定要说此地有什么特点,那大概就是价格贵,环境好。

  这两点,鸠浅已经体会过了。

  这里住一晚的单价,大概是云上人间旁边的那一家客栈的一百倍。

  然而,这一百倍却给了鸠浅十分大的便利。

  当然了,鸠浅在这一个月的偷听中,知道了老板娘暗藏于心的小心思。

  鸠浅还是躺在水床上,抱着裴三千和柳郁郁两人,肢体纠缠在一起。

  老板娘走进了房间,将房门顺手关上。

  她通过一个月的观察,发现了这个贵客是一个无色不欢的主儿。

  他每一次出门都要带着身边的美妾,下流至极的一双手一直长在她们的身上,一刻都不挪开。

  她对于这种男人,只愿意给予一丝冷哼。

  迟早死在女人的肚皮上。

  然而,各有各的心思。

  她来此也有所求。

  “不知阁下如何称呼啊?”老板娘坐在房间的一张椅子上,随意搭讪。

  “你是在问我吗?”裴三千直起了身子,看见老板娘坐在昨天夜晚鸠浅折磨过她的椅子上,脸色顿时羞红。

  “我是在问你的男人。”老板娘见到是裴三千回话,对于鸠浅的傲慢有些不爽。

  “我们家是我当家做主,我叫裴小花,她叫柳叶子,我的小坐骑名叫鸠无色。无色不欢的无色。”裴三千快速说道。

  这一切都是鸠浅在第一天来到了云汇城便叮嘱她所说的,此时用上,裴三千很开心。

  姓鸠?

  老板娘快速思索一番,确定脑海中查无此姓。

  “你们不是天道宫地界的人?”老板娘联想到近段时日出现的天外来人的传闻,提防道。

  “主人,我来介绍吧。嗯,我们来自数算宫的棋盘界。”鸠浅早已将身世等编好了剧本,就等着她来询问,亲了裴三千一口,接过了话语权。

  裴三千的嘴巴不严实,到了她的嘴里,什么精华的信息都会漏出来。

  这一点鸠浅经过了无数个日夜的实验,早就心知肚明。

  不能让裴三千说太多话。

  棋盘界,是数算宫的地盘。

  老板娘点了点头,说道:“明人不说暗话,我找你是有事情想要你帮我。”

  鸠浅肆无忌惮地瞟了眼老板的身躯,问都不问老板娘的要求,淫笑道:“你陪我玩儿一夜。”

  老板娘从未见过在她面前还敢如此放肆之人,轻笑道:“阁下可知我的身份?”

  鸠浅摇了摇头道:“我只知道你真九境。我若是用强,一个时辰之后你便余生都忘不了我。但是,我是一个优雅的人。”

  老板美目一竖,眉头一蹙。

  “阁下胆子真大。”老板娘胆中一寒,沉声道。

  “敢离开数算宫的人,没有胆子不大的。”鸠浅笑了笑,翻手间两颗黑白子在绕指游转。

  看到那两颗黑白子,老板娘心中瞬间激动,然后将心中那一丝犹豫狠狠拍碎。

  “换个条件吧,碰了小女子,阁下在天道宫地界恐怕就混不下去了。”老板娘心中微微叹了口气,想到了某个男人对她几近疯狂和毁灭般的占有欲,心生绝望,轻声说道。

  “不换。我好不容易修炼到了十境,之后的大道修心即可。除了狩猎不同的女人几近是别无所求。”鸠浅摇了摇头,坚定无比。

  “阁下还是不要骗小女子了,阁下来此一月,除了两位夫人,阁下便再也没有碰过其他女人。”老板娘被鸠浅的话愉悦了耳膜,浑身燥热。

  很久没有人愿意这般骗她了,云顶天宫之下的男子,大多连多看她一眼的勇气都没有。

  “我本就是为你而来,不然我住你这店干什么?除了贵没有一丁点儿特色。”鸠浅说着对老板娘勾起了邪恶的微笑,那眼神好似再看一具没有穿衣的果体。

  “这里很安静,我给阁下挡掉了许多麻烦。”老板娘捂住了自己的重点部位,脸色微红地说道。

  “那种麻烦对我而言并不是麻烦。”鸠浅目光像是一只作恶的手,不停地抚摸老板娘的娇躯。

  “阁下不怕死吗?你我若是有染,云顶天宫中太上宗主定会将你无情灭杀。”老板娘感觉此间气氛她即将驾驭不住,站起了身。

  无人知道,她的某个部位已经泛滥成灾。

  “呵,别人不知道太上是女的,我可是清楚得很。我也知道你云熏子要什么,整个天道宫地界早就传开了。”鸠浅眯起了眼睛,大言不惭。

  听到鸠浅的话,老板娘眼中猛然一亮。

  她要的就是这个。

  曾几何时,她云熏子也是一介妙龄女郎,心中怀着对长生对纯爱的美好向往。

  自从她被一个女扮男装的假男人骗到了手之后,她便再也没有过过一个正常女人的生活。

  她终日守着这云下人间,当一个十年见一次情郎面的深闺怨妇,可谓是孤独而又寂寞。

  最可笑的是,她的情郎还不是男儿身,无法带她共赴巫山,享受云雨之乐。

  如果不是她无力反抗太上,她定然不会这般孤独至此。

  不过现在好了,有人愿意替她抵抗太上的无情。

  既然有人愿意,那么她就有救了。

  别人不知道,但是老板娘记得清楚。

  太上与她,曾有过一个约定。

  那是一个跨越了千年都未曾完成的约定,或许这人间的每个人都会忘记,但她云熏子定会铭记一生。

  因为这是她唯一的出路。

  看到老板娘陷入了一阵神思,鸠浅知道大功已经告成。

  于是,他笑着问道:“云熏子,如何?”

  老板娘笑了笑,毫不犹豫地褪下了自己的衣衫:“好。”
指南

上下翻页

我知道了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