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z小说首页> 其他小说> 女神求你快逃> 第六百六十九章 天道宫,亡(三)

女神求你快逃

第六百六十九章 天道宫,亡(三)

作者:唇红      源网站:笔趣阁

更新时间:2020-09-16 15:44:30

			  鸠浅从小就被鸠横日落教育:规矩是世上最霸道的两个字,将规矩二字挂在嘴边的就是世上最霸道的人。

  人间的每一条规矩都是人定的,既然是人定的,那就一定有人会心安理得逾越这种规矩。

  因而,鸠浅对这种一设立之初便旨在专为特定的一种人大开方便之门的规矩嗤之以鼻。

  比如此时,他站在一众强者的身前,背视人间豪杰,目中无人,睥睨天下。

  云顶天宫,拾云广场。

  鸠浅将裴三千和柳郁郁置于自己身边的空间褶皱之中,然后和云熏子一同站在人群的最前方,等待云顶天宫大门的开启。

  云熏子觉得今天是一个很重要的日子,好似能够决定她的未来。

  于是,一大早她就像发情一般,火急火燎地将鸠浅从春梦中拉出,来到了这广场之上等候。

  鸠浅现在有事需要她帮助,不好发作,只好听命。

  最后,他和这个傻女人在这里一站就是一上午。

  天道宫云顶天宫的大门,据说是正午才会打开大门。

  此时,广场上已经聚集齐了许多人,他们来自整个天道宫地界,大多都是真九境。

  鸠浅环顾一周,查探了一番此间的人,无奈的翻了个白眼。

  好吧,除了他这一个就没有十境的人了。

  天道宫浩浩荡荡地招人,最后收来对付他的人全是九境的渣渣。

  鸠浅自顾自摇摇头,略带自嘲地一笑。

  如果早知天道宫的布局是这种结果,鸠浅觉得自己大可不必这般无聊地等着那个白色眼眸的肥妞儿率先出招,从而大费周章地在云汇城中蛰伏两个月。

  现在好了,云顶天宫是毫不费力地上来了。

  自己想象中的阵仗却丝毫没有见到。

  鸠浅失望地叹了口气,决定待会儿横扫天道宫之后,将那个白眼肥妞儿狠狠地踩在脚下,羞辱一顿。

  “阁下有信心吗?话说还不知道阁下的实际修为呢?方便告诉小女子吗?”云熏子或许是察觉到了鸠浅的不耐和失意,主动搭话道。

  “十境四层,我刚刚进入第一层,虚还。这些人连十境都没到,我要是说没信心岂不是等于承认自己是个废物?”鸠浅随口胡诌,敷衍了事,眼角余光一直在云顶天宫紧闭的大门之上。

  那扇大门之中会出来几个湮止境的强者呢?

  三个,还是四个?

  要是四个就太好了。

  鸠浅强打精神,微微提起一丝战意。

  “实不相瞒,天道宫地界里以九境胜十境的人还是有的。”云熏子耐心地解释道,心里补了一句,但是我觉得没有人能够胜过公子。

  鸠浅闻言,轻轻地看了眼云熏子,发现她的眉宇间有一丝挥抹不去的快乐。

  一月前,鸠浅与云熏子的那一次会晤,最终谈论得彼此都很欢快。

  鸠浅给了云熏子等待许久的希望,而云熏子便顺势将他带上了云顶天宫。

  两人算是各取所需。

  当然,鸠浅肯定没有碰她。

  有裴三千这个醋坛子在,鸠浅要是真的出个门儿就收一个女人入怀,那她肯定会伤心的立马就哭出来。

  鸠浅喜欢看到裴三千被自己欺负得哭啼啼的可怜模样,但是更喜欢看见她的笑容。

  鸠浅只会故意欺负她,而不会真的欺负她。

  “阁下,那件事情的答案,你现在能告诉小女子了吗?”云熏子扭捏了半天,最后娇羞地说道。

  “什么事?”鸠浅找不到话跟云熏子讲,明知故问。

  “阁下当日为何不碰我?”云熏子觉得自己还是干净的,虽然她曾经有过一个‘男人’。

  “急什么?等我打赢太上,就让她跪在地上,然后让你坐在她的背上。到时候,我嘿嘿嘿......”鸠浅说着勾起了嘴角,对着云熏子邪恶一笑。

  鸠浅的话太具有侵略性,听的云熏子耳根子一痒,不由自主地微微夹起了双腿,小脸有些滚烫。

  “实不相瞒,我就喜欢公子的这种包天色胆和意气风发。”云熏子直言不讳。

  色胆男女皆有,但是男儿的意气风发就不是一个女人会有的,即便这个女人的名字是太上。

  她对着鸠浅妩媚一笑,丝毫不避讳外人。

  鸠浅浅笑而过,没有回话。

  云熏子没有避讳外人的目光,也没有压低音量,因而距离两人站立越近的人听得越清楚,听得越清楚反而越安静。

  他们忌惮于鸠浅境界的高深,也不屑于鸠浅的饥不择食和愚昧无知。

  连太上的女人都敢搞,傻狗一条。

  有一个瞎眼白发的年轻男子听完鸠浅和云熏子的对话,不屑地露出了一丝讥讽。

  “一个炮灰。”他于心中给了鸠浅这个评价。

  此时,距离云顶天空的大门打开还有一刻钟。

  鸠浅察觉到了某个女子在发脾气,内心有些焦急,留下躯体在此地,神魂挤进一边的空间褶皱中。

  在外人眼里,鸠浅就是在闭目假寐。

  此时,空间褶皱的小空间里,鸠浅正围着裴三千转来转去。

  方才鸠浅的一番话,裴三千和柳郁郁都尽收耳底。

  柳郁郁一直掩嘴娇笑,知道鸠浅这是在与人逢场作戏。

  但是,一根筋的傻姑娘裴三千便怎么都过不去心里的那道坎儿。

  她生着无处发泄的闷气,气呼呼地噘起了嘴唇。

  “我都是开玩笑的。”鸠浅抱着裴三千,轻轻摇晃,柔声解释。

  “你当着我们的面跟她大庭广众之下打情骂俏,这是开玩笑吗?你是不是想要收了她?你说啊!”裴三千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生气,声音开始扭曲,揪着鸠浅的耳朵厉声质问。

  “我都有你这么漂亮的媳妇儿了,哪儿还有时间收其他女人啊?裴三千你多虑了,我都还没有把你摸透呢!裴三千你是我这辈子都摸不透的女人。”鸠浅乖巧地解释,眨眨大眼,神情像极了一个无辜的大小孩儿,手顺势伸进了裴三千的衣服里。

  “我呸,你就知道成天说这些好听的哄我,欺负我脾气好。云熏子那个小浪蹄子的身材那么棒,你敢说你没有一丝心动吗?”裴三千放过了鸠浅的耳朵,改成用力揪住鸠浅的干爽而又滑腻的脸皮,将鸠浅拉到自己的嘴前问道。

  “敢说。丝毫不心动。她跟你比差远了,至少还差你三个等级呢。”鸠浅看着裴三千肉嘟嘟的小嘴,快速嘬了一口,然后对天发四满口胡诌,心说反正我鸠浅从未信过苍天。

  “你骗人,你当时看得眼睛都挪不开了,我都看着呢。”裴三千心里猛然甜甜的,语气不再坚定。

  “讲道理,裴三千,我那分明是在欣赏她与你之间差距。照我看啊,她还得在丰腴一百倍,才比得上你风情万种的万分之一。”鸠浅绞尽脑汁,对裴三千使出胡言乱语之甜蜜暴击。

  “你是说真的吗?我在你眼里真的是风情万种?”裴三千憋着笑意,高傲地微微仰起了小头颅,对于鸠浅的犯上作恶也不反抗。

  “千真万确,如果不是真的,我愿意用我媳妇儿的后半辈子的卧床换我余生每一次出门都扶着墙。”鸠浅信誓旦旦,乱七八糟地说了一大通。

  你这说的是什么意思?

  裴三千眉头一皱,好生咀嚼了一番鸠浅的话语。

  一息之后,裴三千的小脸唰的一下通红。

  柳郁郁见状不停地娇笑,掩嘴笑弯了眉眼。
指南

上下翻页

我知道了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