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z小说首页> 其他小说> 女神求你快逃> 第六百七十二章 天道宫,亡(六)

女神求你快逃

第六百七十二章 天道宫,亡(六)

作者:唇红      源网站:笔趣阁

更新时间:2020-09-16 15:44:30

			  或许是秃头男子的话语太过于生硬,也可能是因为现实本就太过于残酷。

  三人之中的气氛突然变得沉默而又悲伤。

  察觉到太上的失意,秃头男子轻声说道:“天道祖庇佑天道宫两万年,期间数次破天而下,力挽狂澜,早已被天道反噬得无力起身。他现在正在轮回当中,能否再次屹立于天道之上都还是一个问题。我们这些后人,现在能做的只有维持天道宫的道统,求一个传承不灭。若是有一战之力,谁会将自己的宗主献出去呢?这不是你一个人的屈辱,是整个天道宫的悲哀。还请宗主好生斟酌。”

  说完,秃顶男子闭上了眼睛。

  太上闻言痛苦地闭上双眼,眉头无助地颤抖,双拳紧握。

  良久之后,她松开了拳头,说道:“我想赌一把。”

  赌?

  带着一宗的命运去拼一个可能性?

  秃顶男子觉得太上疯了。

  这时,一个女子跌跌撞撞地走了进来。

  是神魔殿的高冷平胸女。

  她在天道宫给予的一定帮助下,修为重新回到了真九境。

  她的识海都被鸠浅侵犯过,可谓是知道自己的过去被人一览无余。

  两个月的修为恢复,对于她而言不亚于重修一世。

  将走过的路再走一遍,有心人就会变得更有心。

  此时,她觉得自己大概明白东方红眉不择手段地跑到这里来是想要干什么了。

  “峰主此时来此,不知有何贵干?”太上急速收敛情绪,平静说道。

  “我来告诉你们一件很重要的事情。”高冷平胸女说道。

  “重要的事情?时隔两月,你为何现在才说出来?”太上心情不好,以为是她隐瞒了什么秘密。

  “宗主还请不要激动。我想说的是,我希望天道宫在做出同归于尽的决定的时候斟酌一下。”高冷女子劝道。

  “你这是什么意思?我们已经斟酌了两个月。”秃顶男子觉得她有些不清楚现在的状况。

  “我的意思是各位大可再等一等。”高冷女子摇了摇头。

  “现在除了等东方红眉出现,我们也没有别的事情可做。不知峰主还有什么其他的事情交代?”肥妞儿说道。

  “各位可以先等着看看淫天教和大罗天教在东方红眉手中的下场。”神魔殿的女子感到脑海中有些许疼痛,坚持着说道。

  “现在他的目标是我们,不是远在几百年距离之外的淫天教和大罗天教。”肥妞儿有些悲观,觉得天道宫不一定看得见那一天。

  “等等,你的意思是,我们把同道打开,祸水东引?”秃顶男子想到了个中的来龙去脉,问道。

  “对。副宗主高见。”神魔殿的高冷平胸女终究见到有人愿意开始动脑子,感到欣慰无比。

  “我们这样做,会不会被反扑?”肥妞儿有些害怕这样会弄巧成拙。

  “我们与其担忧被反扑,不如做一点事情自救一下。临死之前的垂死挣扎,也不失为一件好事。我想,这可能就是我们现在安然站在这里的理由。当初罗天女连求饶的机会都没有便被东方红眉一剑斩杀。我们这些没有动手的人,下场虽然也很不堪,但是相比于死总归还是要好一些。”这就是神魔殿女子的本意。

  上天有好生之德,万一这个东方红眉也有呢?

  “在他眼里我们这就是自取灭亡,现在的东方红眉一定躲在哪里看着我们,一旦打开通道,就是加速天道宫的死亡。”肥妞儿回想起鸠浅的一些行为,一阵胆寒。

  “你的悲观,正是他想要的。”神魔殿的平胸女轻轻一笑,说道。

  她的一句话,顿时点醒了三人。

  他们三人相视一眼,交流一番彼此的看法之后用力地点了下头。

  太上对着神魔殿的平胸女恭敬一拜,说道:“多谢峰主献计。”

  神魔殿高冷女子摇了摇头,缓缓离去。

  ......

  云下人间。

  房间内。

  粉红一片的环境中,秦微凉被五花大绑在一张椅子上。

  她无法动弹,口中被塞入了一个圆球,嘴角口水止不住地流出,双眼正喷火地看着水床上的三人。

  不过还好。

  因为粉红的光芒充满了整个房间,她脸上的娇羞与愤怒所呈现的绯红无人看到。

  这种环境算是在无尽的羞恼与屈辱中,她盖在公主的体面上的最后一块儿小小的遮羞布。

  不过,她为何会遭受这般屈辱呢?

  一切都要怪她不知进退。

  明明知道鸠浅和两个媳妇儿要做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情。

  但是,她以一个外面不安全的理由说不给她解封,她就赖在房间不走。

  那个封印是天道宫的人用来试探鸠浅的虚实的,鸠浅又不是傻子。

  既然是素不相识之人,他当然不会给她解封。

  鸠浅本想直接挥挥手将他丢出去。

  然而,秦微凉在鸠浅动手之前,率先激怒了裴三千。

  裴三千要求获得秦微凉的处理权,鸠浅当然不会拒绝。

  最后,秦微凉便沦落到了这个下场。

  本来裴三千还想在对付秦微凉时手段更下流一些,但是鸠浅从始至终的一声不吭使得她收敛了些许动作。

  现在秦微凉身上的衣服就是裴三千大发善心留给她的,不然,保准光溜溜......

  此时,鸠浅呈一个太字躺在水床上,裴三千和柳郁郁各自枕靠在他的一个手臂上,依偎在他的臂弯中。

  “你心里还有她,你刚才心软了。”裴三千一边挽起头发挠鸠浅的痒痒一边心神传音,肉乎乎的小嘴嘟得老高。

  “有谁?”鸠浅此时舒服得大脑都不愿意转动,在沉睡和清醒的边缘徘徊,横跳。

  “你明知故问。”裴三千用力地掐尖。

  鸠浅疼得立马清醒,睁开了睡眼。

  “你有没有搞错啊?我不是心软,我是不喜欢我们缠绵的时候旁边有外人。我可没有人前与你欢爱的癖好。”鸠浅无奈地解释道。

  “真的?”裴三千闻言心里甜甜的。

  “千真万确。”鸠浅这真是心里话,没有掺杂半点水分在其中。

  “那好。我怎么对她你都不会管对吧?”

  裴三千邪恶一笑,颇有鸠浅坏笑时的气质。

  鸠浅心里有些不安稳,试探着点了点头。

  裴三千坏笑一声,起身走向了秦微凉。

  “呜呜呜呜呜呜!【你不要过来啊!】”秦微凉看到裴三千顿时发出了一系列意味不明的鼻音。

  “没事哒!女人嘛,做错了事情要长记性。”裴三千一边坏笑,一边向下探去。

  “呜~~~”秦微凉感到一瞬间猛烈的撕扯之痛,眼睛瞬间瞪大,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

  裴三千嘿嘿一笑,扭着曼妙的腰肢回到了床上。

  “睡觉!”裴三千乖巧地睡下。

  鸠浅胆战心惊,想要问问她刚才对秦微凉做了什么。

  但是,鸠浅转念一想觉得自己要是问了,裴三千这个醋坛子肯定会想多。

  于是,他思前想后一阵,选择了视而不见。

  最后,鸠浅在微弱的挣扎和浅浅的警觉中,由于使用时光之术的后遗症产生的疲惫缓缓地闭上了眼,沉沉睡去。
指南

上下翻页

我知道了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