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z小说首页> 其他小说> 女神求你快逃> 第六百七十六章 磕头认清归路

女神求你快逃

第六百七十六章 磕头认清归路

作者:唇红      源网站:笔趣阁

更新时间:2020-09-16 15:44:30

			  墙壁之后的情景,比鸠浅说过但是没有做过的事情还要污秽。

  柳郁郁只看一眼便恨不得将那些一脸淫笑的男人挫骨扬灰。

  对于这些男人来说,他们的女人已经不是人了。

  “公子,求你答应我,这一次,我们不要手下留情好吗?”柳郁郁郑重地说道。

  柳郁郁的郑重,鸠浅前所未见。

  按理说,即使是同为女人为此地女人的命运感到不公,柳郁郁也不该反应如此强烈。

  要知道,这只是淫天教范围中的一处微不足道的无名之地。

  鸠浅有些不解,看向了她。

  “公子,我母亲就是遭受奸邪男子侮辱而死的,我从小最恨的就是淫-邪之人。”柳郁郁眼中含泪,解释道。

  鸠浅眉头微皱,顿时了然。

  “好。”

  鸠浅认真地点了点头。

  于是,原本只是打算问路便离开的三人,走进了村庄之中。

  小镇人口不少,但是大部分都是女人,男人只占四成不到。

  这开始使得鸠浅十分意外。

  最后亲眼看见那些修为不高的男人都骨瘦如柴之后,鸠浅明白了过来。

  天堂的尽头,其实也就是地狱。

  这些不知道修了何种魔道秘法的男人,满脑子都被淫-欲占据,成了不发泄理智便不清醒的公狗。

  最后,这些男人个个都骨瘦如柴,像是一具具骷髅。

  这片大地,在没有淫天教之前被称为天乐洲。

  天乐洲中最闻名的人都叫枪神。

  最近的一代枪神就是淫天教教主,端飞。

  现在,自从端飞自立一宗:淫天教之后,天乐洲也随之更名为极乐洲。

  鸠浅在这里没有看见极乐,只看到了女人们的痛苦和男人的哀鸣。

  一个时辰之后,这个小镇上的男人死绝。

  鸠浅很意外,没有任何一个女人为任何一个男人说话。

  这说明,小镇上的人已经是完全地被污染了,一个好男人都没有。

  三人并肩而走,鸠浅在最中间,裴三千在左边,柳郁郁在右边。

  他们从小镇的这一头,走到了小镇的那一头。

  他们身后的小镇虽然血流成河,但是没有一个人因此恐惧。

  成群结队的女人,衣衫不整地跪在大街上对着渐渐远去的裴三千和柳郁郁磕头致谢。

  她们的修为和鸠浅三人相差甚远,犹如天地之差。

  鸠浅看到这个小镇上的淫-乱繁杂,心情不太好,不想在人前露面,即使是接受这些女人的感谢都使得鸠浅觉得烦恼。

  因而这些可怜的女人根本就看不见他。

  其实,柳郁郁觉得鸠浅才是她们最大的恩人。

  没有鸠浅在自己身边,柳郁郁觉得她或许和这些苦命的女人是同一个下场。

  “公子,此去烦扰,或许会花很多时间。”柳郁郁说道。

  “不要劝退我,我心甘情愿。”鸠浅揉了揉柳郁郁的脑袋,心中微微罕见地对自己随手杀人的恶魔行径没有任何心理负担。

  “郁郁,我也是,我恨死了这些对女人用强迫手段的男人。”裴三千歪着头对着柳郁郁笑道,希望借此抚平一些柳郁郁心中的哀伤。

  “遇到公子是柳郁郁此生最大的幸运。”柳郁郁对着鸠浅含泪一笑,诉尽衷肠。

  这一席话,鸠浅听柳郁郁说了很多次。

  残北百族中很多种族都很珍惜生命,这点是鸠浅很喜欢的地方。

  常言道,上天有好生之德。

  鸠浅对这句话不敢尽信。

  但他确实是算有好生之德,他喜欢看到生命为了生存而去挣扎。

  “郁郁。”鸠浅叫道。

  “公子请讲。”柳郁郁甜甜地抿住了嘴。

  鸠浅回忆起了往昔,说道:“你们知道吗?我以前一个人在长生林中活了几年。那几年,我身边一个人都没有。鸠横日落教过我说话,但我没有人可以说话。于是,在那一段时间,我就对着天空说,对着花草说,甚至是缠着妖兽说。在那几年中,我一个人吃饱喝足之余,在不想修炼的时候就不停地思考很多事情,将鸠横日落教过我的道理一遍又一遍的琢磨。最后我在观察妖兽的生命历程的时候发现,只有孤独是唯一的。除此之外,一切都有替代品。每个人都需要找到一种方式与孤独为伴,我选择的方式就是去看一看这世间生命的倔强。”

  “......”

  裴三千和柳郁郁相视一眼,不知道鸠浅说这一席话的目的是什么。

  柳郁郁还好,领悟能力稍高,知道不懂就往下听。

  裴三千听了一大截儿没有听懂,直接陷入了一阵自责当中。

  鸠浅搂了搂裴三千的柔软腰肢,继续说道:“在我眼里,生命的倔强是世上最美好的东西。”

  “能不能解释一下啊,我真的很笨,听不太懂。”裴三千很着急,觉得脑子里一团浆糊,搞不清楚。

  鸠浅本裴三千的蠢萌模样逗得是哭笑不得,笑着说道:“哈哈哈哈,裴三千,你个小傻瓜,别急嘛。我的意思是,正因为我喜欢生命的倔强,所以我不喜欢看到生命的堕落。”

  柳郁郁若有所思,裴三千也好似听懂一丝,嘟了嘟嘴巴。

  “虽然这世间的生灵是否堕落与我无关,但是我可以选择和倔强的人为伍。”鸠浅笑笑,“而且,我不喜欢我的世界被外人打扰。”

  “我也是。”裴三千找到了鸠浅和她的共同点,欢快地举起了手。

  鸠浅和柳郁郁相视一眼,忍俊不禁。

  裴三千一头雾水,不知道自己的这一句话有什么好笑的。

  于是,她气呼呼地鼓起了小脸蛋儿,那模样真叫鸠浅想要咬上一口,解解馋。

  “鸠浅,你笑什么?”裴三千愠怒道。

  “你很可爱。”鸠浅刮了刮裴三千的小鼻子。

  “你骗人,可爱哪会这样笑啊。你这是憋不住的笑。”裴三千听到鸠浅的夸奖,心中又喜又气。

  “在我眼里,你是世界上最可爱的女孩儿。”鸠浅说出这番话,突然想起了她以前的胡搅蛮缠,心说你也很调皮。

  鸠浅的话有时候就是这般恰到好处的悦耳,裴三千压根抵御不住。

  “哼!”她轻轻地哼了一声,挽着鸠浅的手臂,脸上挂起了幸福的笑。

  “公子,那我呢?”柳郁郁难得的争了一次宠。

  “你是一个很好的女孩儿。除了裴三千之外,最好的女孩儿。”鸠浅笑着说道,将柳郁郁拉到了怀中。

  “哼,公子偏心。公子坏蛋。”柳郁郁笑弯了眉眼,佯装发怒。

  但是,她语气中的欢乐出卖了她。

  鸠浅轻轻一笑,不再多说,带着两女朝着‘圣地’走去。

  圣地,就是端飞的老巢。

  两女方才的清洗,其实也是鸠浅获取信息的大好时机。

  修道至十境,真想从将死之人的脑子里知道一点什么,已经可以完全不需要开口问了。

  鸠浅毫不留情地侵入那些五肢颤抖的公狗的大脑,将其中的有限信息集中汇总。

  最后,鸠浅确定了这一次他的目的地。

  忽然,柳郁郁想起一些事情。

  “公子,我们这么走是不是直接去找端飞的?”柳郁郁问道。

  “是啊。”鸠浅点点头。
指南

上下翻页

我知道了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