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z小说首页> 其他小说> 女神求你快逃> 第六百七十一章 柳郁郁赴道

女神求你快逃

第六百七十一章 柳郁郁赴道

作者:唇红      源网站:笔趣阁

更新时间:2020-09-16 15:44:30

			  这世界上有很多事情是需要自己去搞懂的。

  比如说自己该怎么活,该舍弃那些东西,又该尽力去争取什么。

  有些人在外人眼中拥有一切,但是每逢孤独的时候痛苦难熬,日子浑浑噩噩,并不快乐。

  而有些人,别人都觉得他一无所有,他却怡然自得。

  人生在世就是悟道而行。

  今天发生的事情鸠浅早有预料。

  秦豪在某一次请求鸠浅带他离开的时候告诉过他,柳郁郁有一道心结。

  原本鸠浅以为这只是秦豪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伪造的一番措辞。

  直到如今,他发现这原来是真的。

  秦豪果然是一个不骗人的人。

  但是鸠浅突然好希望秦豪对他有所隐瞒。

  因为如果秦豪隐瞒了这件事,鸠浅一定会霸道地将柳郁郁的这个请求驳回。

  然而,现实没有如果。

  鸠浅现在知道这是柳郁郁的劫难,如果再去阻拦,那就是无意义的倔强。

  世上的倔强分为两种。

  一是坚持己见,往小了说是固执,往大了说就是维护信仰。

  二是帮别人做决定,这一种是无意义的。

  人自生而便应该拥有自己决定自己该怎么去活下去的权利。

  现在的鸠浅,如果替柳郁郁选择,那就是第二种。

  柳郁郁却是第一种。

  鸠浅不用想也知道,让自己变得强大是柳郁郁存在心中多年的念头。

  这个念头,并不是说鸠浅现在阻止就有用的。

  柳郁郁迟早要去尝试第十境。

  说实话,鸠浅觉得她现在还破不了境。

  原因说起来有些无聊,那就是鸠浅觉得柳郁郁经历的事情还是太少了一些。

  她在面对淫天教的一些举措的时候还会很天真地去憎恨。

  到了十境的人,没有人说是我恨什么,只有人说我不喜欢看到什么。

  恨是强求,不喜欢则是选择。

  道是选择,不是强求。

  有一句话是: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

  其实鸠浅觉得这句话纯粹胡说,但是放在某些执着的关口来看却是有些道理。

  比如说,现在。

  柳郁郁分明只是因为看到了对手很强大,所以想要破境以求拥有自保之力。

  但是,十境的道已经不是这样了。

  其实,只说战斗力的话,九境的人也能胜过十境的人。

  这说明人与人的差距,决定了真九境的极限还有很远很远。

  现在的柳郁郁连十境的天劫都引不来,和他的酷大叔曹一折的情况完全不同。

  正如天无法逼迫曹一折破境进入湮止,柳郁郁也无法逼迫天承认她有资格成为一名湮止境的修士。

  鸠浅看过柳郁郁的记忆,发现她的思维其实很斑驳。

  她没有一种想法是延续很远的,大多都是一时的热度。

  甚至在得知柳家能够繁衍下来之后,柳郁郁还陷入了很长一段时间的迷茫当中。

  直到如今,柳郁郁还是在看着对手太强了,才明白自己要努力了。

  这是得过且过,随波逐流的想法。

  道很昂贵,不是说每一个人都能够看别人怎么做就能轻易的获得,它需要付出自己的心血。

  鸠横日落曾经说过,那些看着别人修道所以自己修道但是不知道自己要修什么道的人其实很难走远。

  这些人如果到了自己要问心的时候,无法给自己一个回答的话,其实就是迷糊的。

  十境的人,没有谁是迷糊的。

  他们只会各有各的倔强,强求只会使人变得虚弱。

  尊上,秦贺,齐方,司正,楚人傲,还有大哥烟尽雨,以及他自己,其实都很明白他们自己想要什么。

  就连跌落人间的初帝也曾十分清醒过,只不过后来陷入了强求人间续存之中,一步一步走向毁灭。

  那么说回来,柳郁郁想要什么?

  鸠浅其实不清楚。

  这个问题柳郁郁自己可能都不知道。

  她只是想变强一点,战斗力高一点,就如同很多人说我想变得富有一点。

  怎么变得强大,富有?

  她不知道。

  破境只是她变强的一个途径。

  鸠浅觉得破境是一种认可,所修之道对于悟道之人的认可。

  当然,鸠浅觉得自己的想法未必是对的。

  毕竟每个人的道都不同。

  所以,柳郁郁可能想明白了,只是鸠浅自己觉得她不明白。

  “好,我帮你。”

  鸠浅给了柳郁郁一个拥抱。

  柳郁郁开心地抱住鸠浅,靠在鸠浅怀里,她感到自己是世上最幸福的女孩儿。

  然而,本应该是皆大欢喜的时刻。

  裴三千从鸠浅的眼中看到了一丝伤感,疑惑地皱起了眉头。

  鸠浅给柳郁郁的神魂一个拥抱之后,撤回意识,快速地朝着极乐洲的边缘赶去。

  他来到一处不知名的地带,在这里他感受到了极其扭曲的空间褶皱的痕迹。

  这里应该就是神魔殿的那个高冷平胸女所说的洲与洲的交界之处,天生需要用时间来跨越的地带。

  已经是极乐洲的边缘了,一般人找不到这里。

  “就这里吧。”鸠浅停下了脚步,从储物袋中拿出了一瓶鲜血。

  这是柳郁郁的血液。

  渡劫最好还是用自己的身体,否则可能会有些不适应。

  鸠浅打碎瓶子,以柳郁郁的鲜血为引子,重新凝聚了一副身躯。

  这一幅身躯和柳郁郁的容貌一模一样。

  鸠浅将柳郁郁的神魂融入了这具身体当中。

  几息过后,柳郁郁醒了过来。

  鸠浅凝聚的是一具凡体,现在的柳郁郁是一个没有修为的人。

  “从一境开始修炼起,行吗?”鸠浅问道。

  柳郁郁点了点头,目光变得坚毅。

  鸠浅看到柳郁郁的坚定,突然觉得她可以渡过天劫。

  于是,鸠浅怀揣着一分对柳郁郁的信心,尽心竭力地将柳郁郁一步一步推上了真九境的巅峰。

  其中,上天汇聚了几道天劫,被鸠浅用雷嚣吸收在了尚未成形之间。

  现在的柳郁郁,距离十境只有一丝距离。

  “试试,能不能自己唤醒天劫。”鸠浅说道。

  柳郁郁试都不用试,直接摇头。

  鸠浅闻言用起了最笨的办法,直接朝着柳郁郁体内灌输力量。

  天地为区分每一境界的差别,其实在力量的上限上对境界进行了一定的划分。

  在柳郁郁的力量持续性地超出真九境之人的界限后,天地间雷云汇聚,劫难来临。

  柳郁郁在今天,要赴道了。
指南

上下翻页

我知道了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