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z小说首页> 其他小说> 女神求你快逃> 第六百七十三章 观战劝战

女神求你快逃

第六百七十三章 观战劝战

作者:唇红      源网站:笔趣阁

更新时间:2020-09-16 15:44:30

			  问仙群山。

  秦微凉代替烟尽雨坐在了多情湖边,烟尽雨不知去向。

  她端坐湖边,看着波光粼粼的湖面目不转睛,腿上横放着她的武器:绿鳞。

  太上死后,她蓦然回首间意识到一件异常恐怖的事情,很识相地顺着剑渊溜回了墨海。

  现在用鸠浅的下落换回了这把绿鳞,秦微凉却是惆怅难平。

  “我的小公主,你可算想起来跟他要回我了,我还以为你把我给丢了呢!”剑灵察觉到秦微凉的忧伤,适时的出来搅局。

  秦微凉闻言没有顺着剑灵的意图浮起微笑,而是死一般的沉默。

  剑灵和秦微凉算是心意相通,此时秦微凉的心思,她明白。

  “自古多情总被无情骗,你就当他死了不就好了吗?”剑灵叹了口气,劝慰道。

  “可是他还活着。现实躲不过。”秦微凉眉头微蹙,胸口揪心般的疼痛。

  “他说他死了,那就是死了。”绿鳞觉得秦微凉现在溺水了。

  “我说他爱我,是不是就是他爱我?”秦微凉觉得自己已经不能再清醒了。

  “秦微凉,你疯了吧?现在的他很明显是不想和你再续前缘。你这是不能对比的。”绿鳞觉得秦微凉的状况不太对。

  “你知道吗?若是真有过前缘,我一定学母亲一样,当一个他身边安安静静的姑娘。”

  “你疯了,我不允许你这样做。”剑灵不由分说,命令道。

  “你是剑灵,我是剑主。你不允许我这样做,但是按照你的思路,你又从未获得过爱情。”秦微凉摆出铁一样的事实,怼得剑灵无法反驳。

  “喂,秦微凉,你心情不好就来扎我的心啊?过分了啊!”剑灵很委屈,觉得自己成为了秦微凉的情绪宣泄口。

  “嗯,对不起。我一直都很过分。”秦微凉心说我对他最过分。

  “我不是这个意思。秦微凉,你得先考虑他的未来容不容得下你。”

  “没有人的未来容不下别人。”秦微凉这般说时,不停地扪心自问,是这样吗?

  “这么说你打算跟他相认了?”剑灵试探着问道,心里哀求还是不要吧~

  相认?

  是认一个他自己都不承认还活着的鸠浅,还是说认他承认的东方红眉?

  她不知道。

  秦微凉摇摇头,有些犹豫:“我不知道。我还在思考。”

  剑灵首先表态:“我不建议。”

  秦微凉眉头一簇,红唇轻启道:“既然你不建议,那我就与他相认。”

  闻言剑灵有些急切,慌忙说道:“喂喂喂,你别跟我对着干啊,我是剑灵,又不是你的情敌。”

  “你以前的建议都糟糕透了......”

  秦微凉心说我不敢再听。

  ......

  烟尽雨根据秦微凉的指示,很快就找到了剑渊尽头的裂口。

  然后,他一人一剑打上天道宫,一脚将守在家中的肥妞儿撂倒在地,说了一句我要找东方红眉。

  肥妞儿害怕地赶紧将空间通道打开,将烟尽雨这个杀神送走。

  最后,他如愿以偿来到了极乐洲。

  在极乐洲中几次横冲直撞的穿梭之后,烟尽雨找到了此地。

  现在,他站在战场之外,静静地看着鸠浅陷入孤军奋战,和淫天教的七个人战斗。

  战斗已经进入白热化,每一个人的出招一旦打实都有可能要了鸠浅的小命。

  烟尽雨的心很乱。

  刚才秦微凉告诉他,鸠浅还活着,东方红眉就是鸠浅。

  她说自己是个废物,帮不到他,所以让他去救他。

  其实烟尽雨觉得秦微凉只是想拿回那把剑,所以编了个他不得不信的谎言。

  但是,烟尽雨思虑再三,还是决定过来看一看。

  万一是真的呢?

  他承认,听到鸠浅有可能身陷囹圄的消息,他担心了。

  别人的性格烟尽雨都不清楚,但是对于鸠浅,他可以说自己还是有一定了解的。

  以少敌多是鸠浅从出生到死亡一直在做的事情,现在的情况换个人可能就果断离开了。

  但是这个东方红眉就像鸠浅一样,完全没有离开的意思。

  秦微凉的话很有诱惑性。

  这个东方红眉的一举一动都像极了鸠浅。

  而且,他拥有鸠浅除了妖体才能施展的之外所会的一切道法。

  包括最重要的两点:雷跳和不死之火。

  这很奇怪。

  不过,烟尽雨还是对这个人的身份留有疑惑和怀疑。

  这也是他为何站在一边偷看的理由。

  战场中,鸠浅浑身战栗。

  战斗给了他无尽的快感,见血的那一刻还犹胜过一丝在裴三千身上冲锋时的快乐。

  鸠浅承认自己是一个战斗有瘾的人。

  这些年,他一直避战,但是他知道自己骨子里有一股一意锐气敢凌天的战意。

  此时的快乐,真是久违了。

  雷嚣是一把好剑,但是在那些黑气缭绕的邪道武器的面前,显得有些掣肘。

  不过,鸠浅能够感觉到对手在自己的一击又一击之下逐渐变得虚弱。

  这给他增加了莫大的成就感。

  他的每一剑好像都砍在了这些人的动脉上,虽无鲜血狂喷,但是有生命流逝。

  一剑有一剑的功效,鸠浅出剑逐渐嚣张。

  很快,裴三千都感觉到一丝不对。

  冥冥中好像有什么情绪在牵引着鸠浅的情绪。

  这一点,作为一直观战的裴三千,感觉尤为强烈。

  “鸠浅,鸠浅,别打了,有问题。”

  裴三千着急地呼唤鸠浅,希望能将鸠浅从这种疯狂的挥剑中拉回来。

  然而,鸠浅毫无反应,手中的剑对准淫天教的人又快又狠地砍去。

  裴三千现在扔被关在神魂牢笼之中,见鸠浅已经听不见她的话,顿时无比慌乱,抓住牢笼的栏杆,用力地拍打牢笼。

  她一边拍打一边呼喊,隐隐带着哭腔。

  鸠浅仍然毫无反应。

  裴三千焦急地警惕着淫天教等人的反应。

  突然,她看见那个出手次数最少的陌生男子,也就是失语,忽然轻松地笑了一下。

  裴三千见状大惊失色,直觉不妙,正打算告诉鸠浅有问题。

  鸠浅随之快速回头,看见凋零九月对准他的腰间要害捅了过来。
指南

上下翻页

我知道了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