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z小说首页> 其他小说> 女神求你快逃> 第六百七十七章 梦的序章

女神求你快逃

第六百七十七章 梦的序章

作者:唇红      源网站:笔趣阁

更新时间:2020-09-16 15:44:30

			  问仙群山。

  佟悠柔候在床边,再次偷偷进入她亲爱的大哥哥梦中。

  她大哥哥的梦,总是一次又一次的重复,轮回不息。

  这一次,她看见的是巷歌梦的起源。

  ......

  错落洲位于有仙界的中部,大陆被河流和大山切割成错落有致的平原,故名错落洲。

  其面积于九洲中最小,但是位置最好,虽战争多发,万年间不曾有王朝敢去占领。

  渐渐的,错落洲变成交通要地,经济异常繁荣,人口众多,达数十亿。

  虽然如此,错落洲却是仙界天下最为富庶之地。

  九洲闻名遐迩的不动府便身处此地,位于其南部,因其府中有一颗万年老槐树,参天之高,周身宽需百人环抱,顶端没于云霄,又名槐府。

  槐府名头有时还要响于不动府,可见槐树之名,全洲遐迩。

  血雨腥风,来了。槐树在春风里摆摆枝丫,一言不发,静静地呆在这片天地里,花叶婆娑。

  一万年前,还是这里,槐树参天,花叶摆摆。

  一万年前,枭雄山上,柳枝遮天,不见日月。

  于是便有一句言语并蒂,错落洲中槐,枭雄山上柳。

  枭雄山,形似水桶,高千丈,顶踞翠柳,因山上无秋冬,故长年有叶。

  山下之人一生难登其顶,有人说只有乱世枭雄才能上山一览世界风光,更有甚者言如若在柳荫下静坐一天便可羽化登仙,一举成为陆地神仙。

  传说传说,是真是假不得而知。

  不过确实吸引了不少闯荡江湖的热血少年跃跃欲试,每年都有大批慕名而来的游侠壮士前来攀登。

  年复一年,还真没有人说已登其顶,阅览过天上风光。

  久而久之,前人留下的攀登足迹但是成为了从山脚下向上看的一道独特风景。

  一根根木桩横插于山体上,供给垫步,远远看去,园桶桶的山上插满棍子,像特意做成的栈道一样蜿蜒向上。

  栈道形成一条条互不干涉的小路,木桩铁柱,各种材质的垫步台阶应有尽有。

  闯荡在外的江湖人士没有几个愿意走别人走过的路的,都是在山脚买树自做垫桩。

  于是有人买自然有人卖,当地人死了上山的心,便安安心心的在山下做点小生意,看着那些大侠去飞檐走壁。

  因为如此,围绕山脚便有了城镇,当地人每人都有一块地专门种树以供削砍以后做成垫桩。

  巷歌原本只有一个人一块地,某一天从天上掉下来一个人到他跟前,从此便是两个人了,巷歌又得到一倍的地。

  然而,他得多照顾一个人了,那年他五岁。

  “小子,你娘和老子呢?被你照顾那么多年也没看见你有个亲人什么的。“中年汉子扯着嗓子对院子里一本正经的砍树的男孩大声说到。

  男孩本来正在好好的砍树的,听着后头一阵公鸡嗓子的声音就烦闷,砍刀一丢。

  这个男人成天叫他,自己又不做事,巴不得每天他陪着闲聊。

  于是,巷歌回头大骂:“我爹娘在你掉下来那天死的,你个短寿的死瘸子。成天问爹问妈的,缺爷爷你叫我爹啊。“

  “臭小子,我好歹算是你的长辈,没人教你尊老爱幼么?一点礼貌都没有,要叫爹也是你叫爹啊,我的好儿子。哈哈哈哈......“中年男人也不恼怒,哈哈大笑。

  说来也是奇怪,不管男孩如何谩骂他,他总是哈哈笑得很开心。

  “你快去睡觉,别烦我,我还要做事呢!没人砍树养你你早就饿死了,等会我就不给你饭吃,看你怎么办。“男孩不想和他斗嘴,礼貌这东西他从私塾老师那里听到过,骂人都是不对的。

  当年他捡回来这个男人的时候别人都笑他捡回来个爹,他当时不懂,现在十岁了他就觉得还真是。

  男人还是哈哈傻笑,倒没有多说什么,慢慢的走回房子里,睡觉去了。

  小巷歌觉得这个男人很奇怪,当初砰的一下从天上掉下来砸在院子里,吓得正在哭的他一大跳。

  后来男人跟他说他是爬枭雄山的英雄好汉,他爬到了山顶,山上神仙看他不是枭雄就把他踢下来了。

  巷歌不信,每次质疑他,男人都会说一句:“不信以后你上去问那个老头儿,坐在柳树下面睡觉的那个,看我是不是英雄。“

  说完他末了还拍拍胸脯洋洋得意,浑然不顾自己摔断了腿,还以此为荣的哈哈哈的傻笑。

  巷歌继续砍树。

  院子里就是他的两块地,一间小房子在两块地中间。

  巷歌拿着砍刀一根一根的砍着一种绿皮树,大概小腿粗,大人一只手刚好勉强能握住,一年便能长成,而且很结实不容易断,实在是当垫步的好材料。

  但是因为绿皮树木头实在太结实了,所以他砍起来就很难过。

  巷歌以前经常两三天才能砍断一棵树,现在力气大了一点,一天可以砍断两三颗。

  巷歌很开心。

  巷歌莫约五岁的时候,爹娘相拥去世,静静地躺在床上,临终前他还在院子里和着泥巴做泥人,浑然不知,直到中午腹饿才想起来去吵扰爹娘。

  可惜,他们已经不在人世。

  小巷歌当时是很慌乱的,不敢挨着死去的爹妈太近,于是就跑到院子里哭。

  长大之后,巷歌对自己的胆小很是自责,仿佛很不孝顺的孩子才会害怕自己的爹娘。

  可是,不管怎么说当时的自己就是怕。

  小小的巷歌心里一直觉得自己不是一个好人,最起码不是一个好儿子。

  就在巷歌全心全意的坐在院子里哭的时候,砰地一声,一个大黑影从天而降。

  倘若有人经历过那种哭泣的时候眼泪被迫断流的感觉便能理解巷歌当时的感受,他本来就在哭,又被吓的想哭,但是半天哭不出来,张个大嘴在那里吱吱呜呜了半天,几近断气,最后算了不哭了。

  那一刻,身前那个躺在地上呻吟“可把老子摔死了”的中年汉子以这种奇怪的方式结束了小巷歌儿时为数不多的一次悲伤。

  但是,天上掉下来的汉子可能是摔瘸了,之后的日子里只能撑着拐杖慢慢的走,行动极不方便。

  就这样,巷歌爹娘刚逝,天上又掉下来个爹。

  整理父母遗物的时候有一张手帕,上面便是朱红写着这一句:细雨拂天天晴色,长风过巷巷雨歌。

  这大概就是巷歌名字的由来。

  佟悠柔看到此处,勾了勾嘴角,喃喃道:“巷歌,是个好名字。”
指南

上下翻页

我知道了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