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z小说首页> 其他小说> 女神求你快逃> 第六百七十二章 摆渡女与商围

女神求你快逃

第六百七十二章 摆渡女与商围

作者:唇红      源网站:笔趣阁

更新时间:2020-09-16 15:44:30

			  佟悠柔将场景切换到了另外一个女子的身上,聚精会神。

  ......

  重生已是万万年,新舟旧柳多千山。

  总有一种跨越过时光的生命在亲眼目睹着世间的沧海桑田,她又在换船,总行走于江渚之上,年年绕行枭雄山,远远地看着顶上绿绿的山,心向往,不曾登攀。

  她不识巷歌,却为巷歌而守。

  为了等一个人做一件事真是可以跨越时间和生命的,原来,巷歌没有骗我。

  年轻女子心里默念道。

  这个女子,活了上万年,因为不相信巷歌真的死去了,便修了一道,认真的等待着一个不认识她的人。

  她的师父说过,等到了,她就能成仙了。

  她深信不疑。

  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夏天,炎热和烦躁是巷歌所不喜欢的,好在早晨凉爽。

  远处有江,江上有人,人在船上,船慢慢行。

  突然想坐个船看看江水流淌,巷歌决定求船家捎带他一程。

  她其实早就看到了巷歌,但是她的心情不太好,好似就是每个月的那几天刚好到了。

  这个看不清脸的家伙在岸边挥了好半天手。

  女子无奈地将船划了过去。

  她拗不过自己的心地善良,强行压住心底的不开心。

  暗道一句:罢了罢了,他若渡江,送他过江便是了。

  待到船刚靠岸,巷歌兴奋的跳上船,用力过猛踩得过猛,船身摇晃,惹得乘船姑娘一阵白眼。

  可是巷歌嘿嘿一笑,丝毫不尴尬,笑道:“姑娘去哪,我便乘到哪,你乘船吧,我离开的时候会给你合适的报酬。”

  他作了一揖,表示感谢。

  “你不渡江?”女子不懂,这人好生奇怪,要跟我去哪?问道。

  “当然不渡江,我是来看江水的。你乘船除了渡人过江也可以随便走走吧,你随意走,你何时停泊我何时上岸。”巷歌总是将一些奇怪的话说的理所当然。

  “我不停泊,船坏了才靠岸,你们这里的人不都称我为河仙么,难道你不知道?”女子心里的不开心被好奇取而代之,多看了一眼眼前的年轻男子。

  嗯,倒是满俊俏的。

  女子心里突然地想法,逗得自己嗑吱一乐。

  “河仙?真是到处都是奇怪的人。那你随意走吧,我过个几天便自行离去,看看枭雄山下的水,你撑你的船,不用管我的。”巷歌依旧淡淡的说道,目光已从女子身上落到前方浩荡的江水上。

  我奇怪?

  女子心里不爽。

  不知道谁奇怪呢,我天天在这江上都不认识我,还说我奇怪。

  她瘪了瘪嘴。

  “那好,我撑船会哼些小调,你听了不许烦。”女子心道:你有你的想法我不管,我有我的要求。

  巷歌不答,轻轻的躺在船头,脚抚摸着清澈的江水,侧脸望着远处水天相接的地方。

  这些他仿佛应该很熟悉的东西,如今不记得也就罢了,身边的每个人都想要他记起。

  巷歌心里无语,心道忘了有什么不好?

  这世界这么美,走走一辈子就完了。

  忘了还去记回来又何必呢?

  这时,他突然听到女子的小调,心头好似出现了一句句收悉的词:长风过巷呦,巷有歌呀…...

  “敢问姑娘,这曲子出自何时何地何人之手?”巷歌不禁问道。

  “万年前,枭雄山,不知何人。怎么你也听说过嘛,世间好似不曾流传了。”女子任由船顺江走,虽然手扶船篙,但是没有于与力撑。

  “是吗?”巷歌轻声的问道。

  巷歌好似问摆渡女子,又好像在问自己,他的心头莫名涌上一股半天挥抹不去的忧伤,令得巷歌自己很是费解,眉头微皱。

  女子没有听到巷歌这次自顾自的轻声低语,以为他没有理她,心里说不上的一丝不悦。

  她转过头,迎着江上吹来的风,扶着船帷,依然哼这被奇怪家伙问起的小调,一会儿便怡然自得。

  她呆在江上久了,清风和小调就是她聊以自-慰的东西。

  虽说清晨微凉,但是七月之光如挂钩之鱼,总是跑不脱的。

  两人不一会儿便感觉到了太阳炙热的爱意,两人相隔不过三五步远,其境地却是天地差别。

  两阵风吹过去,巷歌便能倒头就睡,顺其安乐。

  可是女子便不是这样了。

  她是倒是仙风道骨,但是额头仍然沁出细细的汗珠,小手擦了又擦,也是无济于事。

  女子撇过头,看到在太阳底下睡得口水直流的巷歌,心里有闷又想笑,憋了半天没忍住还是哼的一下笑了出来。

  似乎责怪自己过于粗鲁,女子快速的掩面左右顾盼,做贼心虚的模样好似忘了船行在江上,身旁除了这个睡成死猪的家伙不会再有别人。

  巷歌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在无边的大海里游泳,怎么游都觉得上不了岸,海水像是无数只手,牢牢的将他拉住。

  ......

  一马平关,艺伎馆。

  这是一群女子养活自己的地方。

  三年前,这里多了一个男人。

  喜穿粉色衣衫的女子名唤淡妆,是这里的管事人,平日里被唤作粉姐。

  “粉姐,今日轮到我去送饭了吗?”新来的小女孩,活泼好动。

  她今天心情明媚,大概是可以见到平日里姐姐们小声议论的神仙。

  粉姐话音未落,小姑娘便提着装好饭菜的篮子飞一样的往楼上跑上去,咚咚咚的上楼声引得姐姐们好一顿埋怨。

  其实淡妆是想再好生叮嘱她一番,但刚才一刹那的心思流转令她却并未多说什么。

  她手指轻轻捏了捏衣角,心中还是有点紧张的,微微抿了抿嘴唇,心道今日就听天由命。

  倘若神仙还是那般,我上去把她赶下来...神仙总不会怪我了吧。

  她心里轻轻的笑了起来。

  狐狸狡黠地咧了咧嘴。

  二楼房间里。

  商围耳边原本是一片宁静,温润的水包裹了全身。

  他静静地躺在水底,好不舒适。

  但是咚咚咚的脚步声令他不得不收起慵懒,缓缓地起身。

  他一起身,便与一个女子四目相对,刹那无言。

  可是刹那过后。

  “啊......”

  小姑娘尖叫了好长一段时间,晕了过去。

  商围揉揉被刺的发疼的耳朵,还是慢悠悠的拿起毛巾擦擦自己在阳光下湿漉漉亮的刺眼的肌肤。

  又是一阵急匆匆的脚步声。

  他不看都知道是那个叫什么淡妆的女人上来了。

  这次不再是尖叫,只是轻声的惊呼,然后她呆呆的站在门口,眼睛直勾勾的看着他赤裸的肌肤。

  这个从水中起身的男子名叫商围。

  他三年前到此一住,便再未离开过这栋小楼百步。

  商围毫不掩饰地皱起了眉头。

  这女人越来越放肆,以前只敢瞟上一眼便立马转过头去。

  他不去理会,她便慢慢的多看几眼。

  他懒得计较,她如今直接目不转睛了?

  商围冷哼一声。

  “当真是妓-女的骨子。眼睛都不想要了?”

  商围自认为自己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好人。

  但是,他此时一语便令得前方装模作样的女子遍体生寒,扑通的一声跪地求饶。
指南

上下翻页

我知道了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