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z小说首页> 其他小说> 女神求你快逃> 第六百七十七章 谁还不是一个工具呢?

女神求你快逃

第六百七十七章 谁还不是一个工具呢?

作者:唇红      源网站:笔趣阁

更新时间:2020-09-16 15:44:30

			  女子吟吟至花谢,床底摇摇到深夜。

  月色如洗,大地银装。

  鸠浅和裴三千两人坦诚相见。

  裴三千靠在鸠浅的胸膛上,听着他的心跳,沉默不语。

  鸠浅眨了眨眼,窗子无风自开。

  月光透过窗台洒在裴三千光洁的背部,给丰腴的裴三千添了一分神秘的韵味。

  鸠浅抓了抓裴三千身后的丰满,问道:“心情好了一些没有?”

  裴三千遥遥头:“没有。”

  鸠浅说道:“那继续?”

  裴三千投降:“别......”

  鸠浅松了口气,真怕裴三千会答应,笑而不语。

  半晌之后。

  裴三千悠悠地说道:“我总觉得我只是你用来发泄-欲望的工具。”

  鸠浅翻了个白眼,剑走偏锋道:“还有呢?”

  裴三千一头雾水:“什么还有?”

  鸠浅笑问:“只是工具吗?我觉得你的心里应该还有其他更加不堪的想法。”

  裴三千眉头紧皱,大感不快:“什么叫不堪的想法?你敢说你不是这样对待我的吗?”

  鸠浅看着裴三千,觉得她实在是笨透了。

  算了,温柔对于裴三千是不会奏效的。

  裴三千是一个喜欢被折磨的女人。

  于是,鸠浅点点头,道:“是啊。我就拿你当工具。”

  裴三千闻言大惊失色,顿时心中一紧,惊恐地叫道:“鸠浅,你怎么这样?你太过分了!”

  鸠浅继续折磨她:“嗯,那又怎么样?我就喜欢对你这么过分。”

  裴三千眼眶一下子便红透,泪水在眼中打转:“我这么喜欢你,你就拿我当工具?”

  鸠浅发出最后一击:“嗯,这不是正合你意吗?”

  裴三千顿时气愤不已,骂道:“我呸,你这合了谁的意啊?”

  完美。

  到此为止。

  裴三千的情绪已经解开了。

  鸠浅悠悠地问道:“不当工具,那你想当我的什么?”

  “我想当你的女人,真真正正的女人。”裴三千顶着羞意说道。

  “哦,原本我现在抱着的不是我的女人,我明白了。”说着鸠浅就打算将裴三千从怀中推出去。

  “我不是这个意思。”裴三千害怕再一次被鸠浅当成垃圾一样丢掉,赶紧地将鸠浅紧紧抱住。

  “那你说你是什么意思?说清楚,说不清楚就抽嘴。”

  抽嘴?

  这是一个丈夫该对一个妻子说的话吗?

  裴三千真想质问鸠浅一句:你有没有点良心?

  忽然,她看见了鸠浅眼中的那一抹独有的邪恶,恍然大悟,脸色羞红。

  “你混蛋。”裴三千用力地捶了鸠浅一拳。

  “我一直都是这么混蛋,你今天才知道啊?”鸠浅坏笑道。

  “你......”裴三千再一次语塞。

  她发现自己面对不要脸的人,真的是毫无办法。

  “怎么?我都没有怼你,你就说不出来话啦?嘴这么笨,还要气呼呼地出去跟人吵架?怪不得说不过秦微凉。”鸠浅像是一个事后诸葛一般,帮助裴三千总结得失。

  裴三千顿时泄了气,一下子委屈了起来。

  半晌后,她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她啜泣道:“啊呜呜呜,你怎么也不让着我...你欺负我,我不活啦.......”

  看见裴三千把自己给气哭了,鸠浅不厚道地笑了起来,手随意地搭在裴三千的后背上,没有出声。

  裴三千哭了一会儿,哭声渐歇。

  在此期间,鸠浅就像是没听到她一般,睡得无比安稳。

  裴三千一个人哭得没意思,委屈转成了埋怨。

  “喂,你刚才为什么不哄哄我?我跟你说过这个时候必须要哄我的。”裴三千掐尖,质问道。

  “哄你?不不不,这一次不哄。”鸠浅一把将裴三千的坏手抓住,瞪了她一眼。

  “你又只许自己方火,不许我点灯。你真的很过分诶!我都被外人欺负了,你还这么不正经。哄哄我你会死吗?”裴三千不想理鸠浅了,爬了起来,抱膝而坐,挤到了大床的角落。

  此时,在月光的衬托之下,裴三千的春色若隐若现。

  鸠浅感觉自己的眼睛被某种无形伟力给吸住,眼睛不由得渐渐发直。

  裴三千发现鸠浅久久没有说话,一转头看见鸠浅在直勾勾地看着自己。

  裴三千觉得一股血冲入了脑子,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她嘴巴努动了半天,干脆自暴自弃,听之任之。

  自己挑中的男人,再下流自己也得接受。

  裴三千静坐了一会儿,知道鸠浅和一般的男人不同,干脆又趴了回去。

  看见裴三千重新回到她该在的地方,鸠浅勾起了一抹微笑。

  “我成天哄你,你还不是一样的气呼呼。”鸠浅悠悠地说道。

  “我真的好生气啊今天,她怎么像一个无赖一样?你分明是我的男人。我们都有过肌肤之亲了,她难道还想横插一脚吗?”裴三千想起今天秦微凉理直气壮的样子便愤懑不平。

  “肌肤之亲?有过吗?我怎么不记得?”鸠浅听到了他感兴趣的事情,惊疑地问道。

  “不记得算了。”秦微凉一头黑线,忍住想要打鸠浅这个坏蛋的念头,没好气地回了一句。

  “要不现在补一补?”鸠浅坏笑一下,悄咪咪的建议道。

  “鸠浅,算我求你,你正经一点好不好?”裴三千顿时无语,卑微地低声哀求。

  “好吧。”鸠浅恢复正经,觉得自己又损失了几个亿。

  “怎么办?我拿她没有办法,但是我又不想再看到她。”裴三千到现在脑子里还有秦微凉对她说的话,烦心不已。

  “那就不看。”鸠浅说道。

  “我做不到,她今天还是过来找你的。”裴三千心中大骂,此时终于知道鸠浅当时喂那三个淫贼吃屎时的愤怒感受。

  裴三千真是恨不得将秦微凉塞到茅坑里,淹死她。

  她悔不当初,不停地问自己为什么要拜托鸠浅去救她。

  当时的鸠浅分明真的是不想救秦微凉的。

  “嗯,这次她见到我了。”鸠浅心说这还是拜你所赐。

  “她认出了你,以后这样的事情还会发生。”裴三千内心一片哀嚎,还生出了几分去意。

  “嗯,毕竟有前车之鉴。”鸠浅点点头,很同意裴三千的这个看法。

  “什么前车之鉴?”裴三千没听明白。

  “郁郁啊,我原本只打算和你共度余生。”鸠浅白了裴三千一眼,说道。

  “郁郁为你付出了一切,你不要说这么绝情的话了好吗?”提起郁郁,裴三千皱了下眉头。

  “她因求道而亡,也全都是为了我吗?”鸠浅心说这恐怕不能说是为了我吧?

  “她强行破境,至少是为了可以不拖你的后腿。你不明白吗?”裴三千心说我要不是脸皮厚,才不会心安理得地接受你的保护,我也想要破境。

  “修道不同于其他的事情,急不来,她太急了。我是明白不了这种事情的。”鸠浅直言不讳。

  裴三千轻轻地看了一眼鸠浅,对此不置可否。

  有些事情,注定说不清楚。

  现在柳郁郁的败局已定,鸠浅说什么后话都是对的。

  “哼,你个没心没肺的臭男人。我想郁郁了。”裴三千想起郁郁,心中就一阵惋惜。
指南

上下翻页

我知道了

设置 恢复默认